第3章 天選之子

也隻能在我們臣子當中流傳!”“大炎國開國之初,高祖就已經定下規矩了。”“這些玉佩。絕對不能落入到皇帝的手中。”“女帝陛下,老臣倒想要問問,你這是想要違背高祖的遺訓嗎?”而此時王若涵才震驚的發現,進入到這大殿當中的4波人,竟然全部都是文武。大臣當中最頂級的四大家。這四家全部都掌握著半塊玉佩!大炎國世代相傳這一個傳說。“就是集齊這些玉佩之後,就可以顛覆整個炎國。”“並且可以讓擁有玉佩的這個人得到不可思...-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

剛纔這女人突然之間暴起發難,他就已經感覺到死神降臨了。

因為這可是青雲宗的聖女呀,聖女的修為要比他高出太多太多了。

如果這一掌真的打在胸口,劉長福知道自己今天肯定會死的。

可是聖女的手掌印在自己的胸口,竟然輕飄飄的,一點力道也冇有。

劉長福這才反應過來,這聖女的修為現在已經冇有了。

她受了很重的傷,暫時不能調動靈力了。

劉長福這才鬆了一口氣。

“怎麼?你還想殺人滅口嗎?”

“哼,我可告訴你,我是受害者,一切都是你主動的。”

南宮琉璃瘋狂的搖著頭。

“不,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劉長福冷冷笑。

他抬起手來一招手,房頂之上,一塊石頭落入了他的手中。

南宮琉璃看到劉長福手中的石頭的時候,瞳孔猛縮。

“留影石!!”

南宮琉璃暗罵了一聲,卑鄙。

劉長福得意的一笑,然後一股靈力從手掌之間射出。

留影,石上突然出現了一個畫麵。

“聖女,請自重……”

“聖女,你不能這樣……”

“不,我不是隨便的人。”

……

南宮琉璃看到留影石當中的畫麵,自己竟然真的是主動的。

她這才猛然想起來,自己去和血靈宗的聖子商議靈石礦歸屬的問題,

不幸中了迷藥。

她也是拚儘了全力,才逃回了青雲宗的地界。

這之後她的腦海中隱隱約約有了畫麵,一個破舊的茅草屋,

老人打開了門,把她救了回去。

接著她中的迷藥的藥效發作,然後主動……

想到這裡南宮琉璃,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看到了吧,聖女,這真的是你主動的,我真的是受害者。”

劉長福一臉委屈的說道。

南宮琉璃氣的快要吐血了,這老頭真的是為老不尊呀,

簡直就是占了便宜還賣乖啊。

不過仔細的想來,這老頭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

而且自己真的是主動的。

南宮琉璃被懟的說不出話來。

“我!!!”

南宮琉璃實在是不甘心呀。

雖然這老頭說的全部都是事實,可是她的第一次失去了啊!

而此時劉長福的耳朵突然之間動了動。

“有人!!”

附近竟然傳來了呼喊之聲。

“南宮師姐……”

“南宮師姐……”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

南宮琉璃眼神當中有了一絲喜色。

她聽出來了,這聲音是葉凡的。

她十分的激動!

“葉師弟……救我!!”

南宮琉璃身體十分的虛弱,所以她的聲音不是很大。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趕緊用手捂住了南宮琉璃的嘴。

南宮琉璃瞪著雙眼,眼珠子不斷的轉著。

想要反抗,可是現在她修為全廢,

麵對一個練氣四層的修士,一點反抗能力也冇有。

劉長福把嘴湊到南宮琉璃的耳朵邊上。

“不要再喊了。”

“嗚嗚……”

“你是想要你的師弟看到我們兩個人現在的樣子嗎?”

劉長福的話,一出口,南宮琉璃眼神當中就顯現出了恐懼。

如果真的被葉師弟看到她現在這個樣子……

南宮琉璃不敢再想下去了。

“嗚嗚……”

她瘋狂的搖著頭。

劉長福看到女人不再激動了,然後慢慢的把手鬆開了。

南宮琉璃此時也反應了過來。

她絕對不能讓葉師弟找到自己。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怎麼能讓人知道呢?

但是就是因為剛纔南宮琉璃的驚聲呼喊,

葉凡就已經辨明瞭方向,向這邊快速的飛掠過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如果真的被這天選之子葉凡看到現在這個樣子,

那他絕對會冇命的。

劉長福終於知道為什麼係統說自己截胡了南宮琉璃了,

看來原來劇情的發展應該是

葉凡救了中了迷藥的南宮琉璃之後兩個人發生了關係。

而南宮琉璃也十分的害怕。

她真的不想讓葉凡,葉師弟看到她現在這個樣子。

她的眼神當中全部都是驚恐。

葉凡離著這個茅草屋越來越近了。

劉長福心念一動。

【係統!現在可以佈置隱匿陣法嗎?】

【可以】

“那就趕快佈置。”

【宿主是否佈置三階隱匿陣法?】

“是!”

在無聲無息之間,這個茅草屋就被這三階陣法全部隱匿了起來,

然後這裡變成了空蕩蕩的一片。

茅草屋消失了。

這裡變成了和外麵一樣的靈田地。

葉凡止住身形。

他來到了茅草屋的附近。

“怎麼回事?剛纔我明明聽到了南宮師姐的聲音了呀。”

葉凡左右看了看,並冇有發現什麼可疑之處。

三階隱匿陣法,也隻有金丹期之上的修士,才能夠感受得到。

葉凡隻不過是一個練氣期的弟子,根本就感覺不出來。

不過他的直覺告訴他。

這裡的確是有問題,但是他看不出來。

葉凡看了看自己手上戴的戒指。

“師傅,這裡有什麼古怪嗎?”

戒指當中竟然傳來了一個聲音,而且是一個十分好聽的女人的聲音。

“我也看不出來這裡有什麼古怪。”

“但是南宮琉璃,如果想要回到青雲宗,這是必經之路啊。”

“我們再向前尋找一下吧。”

葉凡點了點頭,又看了看那茅草屋所在的方向。

這才轉身離去。

劉長福鬆了一口氣。

他也聽到了葉凡自言自語。

“嗬嗬嗬……天選之子果然是有奇遇啊。”

“冇想到這葉凡的戒指當中竟然住著一個女人!”

劉長福也抹了抹額頭的冷汗。

他差一點就暴露了,如果戒指當中的陰魂實力再強一點的話,

肯定能夠看得出來,這個三階隱匿陣法。

看到葉凡走遠,南宮琉璃也鬆了一口氣。

她轉過頭來,突然發現劉長福竟然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南宮琉璃愣了一下,低下頭,

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被子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滑落了下去。

她趕快把被子重新向上拉了一下,又狠狠的瞪了劉長福一眼。

劉長福狠狠的嚥了一口唾沫。

“嘿嘿嘿……”m.

“遮遮掩掩的這是乾嘛呢?我又不是冇有見過。”

-不斷的變換著地方。劉長福為了不讓他發現,也隻是把遠處的那些妖狼的屍體給收了起來。不過葉凡此時已經顧不上其他的事情了,他被那頭白色的頭狼纏的,簡直是無暇顧及任何事情了,他發揮全力直接朝著那頭白色的頭狼殺了過去。施展自己的身法,然後快速的遁向了那頭白色的妖狼。和白色妖狼硬碰硬之下,葉凡才發現自己雖然已經突破到了金丹初期,但是麵對這頭三階中期的妖狼,還是有些力不從心的。這頭妖狼畢竟是妖獸,而且他皮糙肉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