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3章 掛劍雜役

棺槨的來曆很大,屬於是你們七武世界的天火尊者,好像也不屬於七武世界,是其異世界空間的頂級秘寶,天火尊者用鎖魔陣加持著青銅棺槨來壓製著空間通道口。”地獄魔狼開口說道。“繼續說,將你知道的全說了。”秦初看著地獄魔狼說道。“戰鬥之前,主人你們擔心戰鬥波及大,擔心衝擊到伏魔鎖鏈和鎖魔陣,其實屬下也怕,因為一旦觸碰了青銅棺槨,那麽就容易出現大麻煩,如果空間通道碎裂,那就真正大亂了,地獄冥火也將不再屬於屬下。...準確的說秦初現在還沒到藏書閣呢,還在藏書閣外圍,是被藏書閣內外執勤的兩個青雲宗弟子攔截了。

“藏書閣是重地不許閑雜人等接近,這話我能理解,可我是青雲宗青竹峰的雜役弟子,不是閑雜人等!”秦初直了直身子,人家喊了閑雜人等不得接近,他覺得有必要報出身份。

兩個執勤的青雲宗弟子,皺皺眉,“你是雜役弟子,是雜役弟子明白麽?”

“雜役弟子也是青雲宗弟子,難道不是麽?你們兩個隻是看門的知道不知道?別那麽多廢話。”被人家鄙視,秦初心裏就有點來氣,他不覺得雜役弟子有什麽丟人的。

“你想死麽?”這兩個執勤的青雲宗弟子拔劍出鞘了,他們在藏書閣大院外執勤是重任,再者他們是青雲峰弟子,是青雲宗七峰之首,本身就有著優越感,哪裏能容忍青竹峰的雜役弟子囂張。

秦初後退了一步,身子轉了一圈後拉開了雙拳,他轉圈是想找根棍子什麽的,沒找到棍子,隻能用拳頭開戰!

“怎麽回事?”一個中年男子出現了,這個男子秦初見過,就是帶他進入山門的陸長老。

“回陸長老的話,這個青竹峰雜役弟子要硬闖藏書閣,還出言不遜!”一個執勤弟子開口說道。

“你小子不在雜役堂好好的做事,你跑這裏來鬧什麽事?”看著秦初,陸長老皺皺眉,他記起秦初了。

“陸長老,弟子有幾句話想問。”秦初認真了,對別人可以不認真,但這陸長老帶他進入的山門,他領情,所以尊重!

陸長老再次打量了一下秦初,“你有什麽話說,說完趕緊回去。”

“雜役弟子不是青雲宗弟子麽?青雲宗的規矩是積分換功法,沒有規定說雜役弟子不能換吧?藏書閣也沒說雜役弟子不能來!”秦初開口說道。

陸長老點了點頭,“是的!你說得很對,但是進藏書閣需要積分,不能誰都來,那就亂套了!”

秦初拿出了自己的積分卡,“我是有積分的雜役弟子。”

“你積分卡是不是撿的,或許是你偷的?你知道不知道這積分卡繫結了本人?”一個執勤弟子開口說道。

“侮辱我,信不信我弄死你?”秦初的拳頭又舉了起來。

“是真是假,去檢驗就知道了!”陸長老說完話帶著秦初到了藏書閣,兩個執勤弟子也跟著了,如果秦初作假,他們就會將秦初拿下。

藏書閣的門口,又有著一道看守,兩個打坐的老者,還有兩個看守的弟子。

“陸長老抱歉了,需要積分卡!”兩個看守藏書閣弟子對著陸長老抱抱拳。

陸長老拿出了一張卡遞給了看守的弟子,看守的弟子詫異的看了看秦初,秦初是雜役弟子服飾,可手上有積分卡。

“按規矩做事!”陸長老開口說道。

看守藏書閣的弟子將陸長老的卡先放到了一塊晶石上,晶石上出現了字跡,陸遠,青雲宗長老,積分十二萬,接著看守弟子劃掉了二十積分。

陸長老的積分扣完之後,是秦初的積分卡。

青竹峰雜役弟子秦初,積分三千一百,晶石上也顯示出了秦初的積分。

“我,青雲宗雜役弟子,秦初!”秦初報上了自己的名號。

看守藏書閣弟子還要說什麽,不過在藏書閣右側打坐的老者開口了,“青雲宗的弟子,看能力獲取資源,雜役弟子也一樣。”

“我們進去吧!”陸長老對著秦初說道,說著就在前邊帶路了。

走了兩步,秦初回頭了,看向了那兩個執勤的青雲宗弟子,“以後眼睛放亮一點,我秦初是有積分的雜役弟子!”

陸長老回身拉著秦初一下,“你能不能不鬧事?”

秦初不說話了,跟著陸長老進入了藏書閣。

一排排的書架,上邊一本本典籍,秦初眼睛亮了,這裏的功法都可以換,他可以隨意挑,積分不夠再去賺就是。

秦初拿出了一本典籍,翻開看了一下後,眼裏滿是不解,因為典籍是空白的。

“這裏擺放的都是樣品,也就是隻有功法簡介,隻有換取後才能拿到真本閱讀。”陸長老似乎看出秦初的疑惑了。

“還真是謹慎!”秦初明白了,這是藏書閣管理的嚴謹。

陸長老翻閱典籍,秦初也翻閱典籍。

一個時辰過去,陸長老出來的時候,看到秦初在思考。

“你有什麽問題麽?”陸長老看著秦初問道。

秦初點了點頭,“我剛纔看了一下典籍,發現基礎是元氣的修煉,劍法、拳法之類的都是輔助,也就是說想要有戰力,基礎要先修煉對麽?”

“是這樣的,元氣是基礎,劍法、拳法的威力要看基礎底蘊,也有逆天的輔助戰技,威能也很大,可如果有元氣輔助,威力會更大。”陸長老對著秦初說道。

秦初看了看手裏的典籍,“磨刀不誤砍柴工,先換了你吧!”

秦初手裏的是基礎劍法,他已經有想法了,那就是先換一本最便宜的劍法,等積分夠了,再來修煉換取功法,他看好了一本元氣決,需要三萬積分,他現在才三千積分。

陸長老沒說什麽,帶著秦初到藏書閣的門口,換了到了基礎劍法的真本,秦初的積分卡也被劃掉了五百積分。

“你有努力向上的態度,這很好。”離開了藏書閣,陸長老對著秦初說道。

“弟子當時跟陸長老說了,要讓青雲宗以我為榮!那個有沒有不用的長劍給我一把,差一點也可以,弟子這還得出去賺取積分。”秦初搓著手說道。

陸長老愣了一下,秦初的前一刻話語扔的硬邦邦,下一刻就變了。

“也行,給你!”陸長老拋給了秦初一把長劍就走了,他有點好奇,好奇秦初到底能走到哪一步,為了這個好奇心,一把長劍不算什麽。

將長劍朝著腰邊一掛,秦初離開了青雲峰,搖搖晃晃的回到了青竹峰雜役堂,可以說,秦初是青雲宗唯一的掛劍雜役。

“二胖,雜役堂西邊的區域,除了你給我送飯,其他人不要過去,我去練劍,不練出絕世劍法,絕不出關。”回到雜役堂,秦初對著二胖交代了一句。話是這次會議的總結,接下來就是運作。會議開完後,武心柔和玄女離開了皇宮大殿,來到了後方宮殿群,朱雀皇宮分兩部分,前邊是處理事情的地方,後邊是皇主、皇後和妃子居住的區域。武心柔和玄女都有自己的專屬宮殿,兩女到了武心柔的宮殿後,秦暮雲帶著宮女送來了茶點,秦嵐風也過來了,一些事還是要細聊的。“大姑姑,您怎麽想著親自過去呢?”請秦嵐風坐下後,武心柔開口詢問著。聽了武心柔的詢問後,秦嵐風說了,這次到那邊開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