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2章 我來當頭

一對一廝殺,沒有擂台規則,贏者留下,輸的下去,最後哪一方的人馬在擂台上,哪一方贏,不過雙方都隻能出十個人。戰鬥規則定好,靈武大陸那邊,一個年輕男子就上了擂台,長劍一揮,就指向了聖武大陸這邊。聖武大陸這邊,一個男子出戰了,是聖武門的一個弟子,他是後搶的青雲榜排名。青雲榜之戰過去的時間不長,但榜單一直在更替,有幾位黑馬,殺入了青雲榜前十。“秦初,不要著急,你最後收底,你是最後站在擂台上的人。”上叔瑜對...“別打,別打!有話好說。”胖雜役弟子雙手捂著臉,大聲喊著。

秦初收手了,“今天開始,我來做這裏的頭行不行?”

“行,你是頭!”胖雜役弟子連忙答應。

見胖雜役弟子服了,秦初站起身來。

秦初起身後,胖雜役弟子站起身來手指著秦初,就要說什麽。

這時候秦初對著身邊的台階就是一拳,直接將台階打的粉碎,“你還有意見?”

看著碎裂的台階,胖雜役弟子臉色變了,連忙搖頭,秦初太暴力了,他根本打不過。

“你可以繼續管事,但別管我,還有將你的住處讓出來,我住!”秦初開口說道。

胖雜役弟子跟小雞吃米一樣點頭,他怕秦初朝著他腦袋出拳,那他的腦袋會和台階一樣碎裂。

接下來,秦初的日子舒服了,事情是二胖管著,他不用做事,住著的是單獨的房間。

二胖是秦初給胖雜役弟子起的名字,他是老大,那胖雜役弟子自然是老二,所以叫二胖。

舒坦了兩天,秦初想練劍,詢問了一下二胖,他明白了武器和典籍都是需要積分兌換,積分夠了,纔可以到藏書閣換功法,去藏寶閣兌換武器,藏書閣和藏寶閣主峰青雲峰。

秦初所在的區域是青竹峰,是青雲宗七峰之一,因為青竹峰缺雜役,所以秦初才被破例留下。

積分是青雲宗弟子做任務獲得,青雲宗的規矩是你有什麽樣的能力,對宗門有多大的貢獻,獲得多大的培養。

在雜役堂沒什麽事情,秦初來到了青竹峰功勳殿,他要領任務,隻有做任務才能獲得積分換取功法。

功勳殿內的青雲宗弟子,看到一位雜役弟子前來,臉上滿是詫異,雜役弟子也敢接任務,做任務?

在青雲宗,雜役弟子就是廢物的代名詞,就是因為沒有資質纔去做雜役弟子,好人誰去做雜役弟子呢!

挺了挺胸,秦初來到了任務發布欄,伸手劈裏啪啦的將幾個任務單子拿了下來。

“住手,你幹什麽?”功勳殿的執法大吼了一聲。

“我接任務,雜役弟子不能接麽?”秦初看向了功勳殿執法。

“雜役弟子不能接任務?”功勳殿執法的話語卡住了,因為宗門確實沒有這條規定,隻要是弟子就能接。

秦初笑了笑,轉身離開,“看樣子雜役弟子能接任務!”

“小子,完不成任務,本執法扣你積分。”功勳殿的執法對著秦初喊了一聲。

“執法,雜役弟子沒有積分。”這時候一個青雲宗的弟子對著執法說道,不過聲音比較小。

“敢完不成任務,本執法到雜役堂扒你皮!”功勳殿的執法對著秦初的背影怒吼了一聲,他沒見過這麽囂張的雜役弟子。

拿著任務單子,秦初看了一眼後,隨後進入了青竹峰後邊的區域,那裏是荒區,有藥材、有妖獸。

秦初手裏的任務就是獵殺妖獸和采集藥材,這些對他來說沒難度,他就是在深山內長大,二階、三階妖獸,他都殺過。

在修煉者世界,修煉者的實力不同,按照等級分為一階聚元境、二階凝元境、三階真元境、四階靈元境、五階天元境、六階王者境、七階尊者境,獸類也是一樣,妖獸也是分階,二階之上妖獸有晶核,晶核蘊含能量,價值很高。

秦初沒有修煉過元氣,但是他身軀強橫,戰鬥力也是有的。

進入深山區,秦初一邊采集藥材一邊前進。

前進了半天的時間,秦初感覺到了不對,他聞到了腥氣,這是妖獸身上的氣味。

朝著上風處一看,秦初詫異了一下,一群黑狼出現了,是二階的黑狼。

秦初沒跑,衝上去,拳頭開掄,對著黑狼開轟,隨著啪啪聲,一個個黑狼腦袋被秦初打碎。

群戰!這事情秦初經曆過,所以他不怕。

戰鬥了一陣子,二十幾頭二階黑狼,一頭三階黑狼統領被秦初收拾了,這對他來說是小打小鬧。

拿出自己沒出門前就使用的小獵刀,秦初將妖狼晶核都收了,接著繼續前進。

戰鬥了兩天,秦初身上兩個布包都滿滿的,已經無法再拿東西,思考了一下秦初回轉了,一頓飛奔回到了青雲宗,此時天已經黑了,不過黑夜對他來說不算什麽。

回到青雲宗的時候,天已經大亮,讓秦初有點煩躁的是過了早飯時間,讓他興奮的這次行動的成果能換不少積分,離著換取劍法不遠。

秦初到了功勳殿的時候,功勳殿內不少的弟子在,都是來接任務交任務的。

秦初到來,這些青雲宗的弟子都讓開了,一個個都捏著鼻子,主要是秦初身上血糊糊的,人家拿劍戰鬥,他拳頭硬轟,自然弄了一身血。

“小混蛋,你還敢來?”功勳殿執法身子一閃,伸手就抓住了秦初的脖頸,他可是記得秦初的樣子。

“幹什麽?幹什麽呢?有事好好說,我來交任務!”秦初抓著功勳殿執法的手說道。

“交任務?”功勳殿的執法鬆開了手,雙眼詫異的打量著秦初。

秦初到了工作列上邊,挑著魔獸晶核和藥材任務單子又拉下來幾張,隨後到了櫃台前,拿出任務物品。

功勳殿的執法一邊打量秦初,一邊記錄任務積分。

將任務物品接收完畢,功勳殿執法看向了秦初,“你叫什麽名字,出身,本執法給你做一張積分卡。”

“秦初,青竹峰雜役弟子!”秦初挺了挺胸,一副我是雜役我驕傲的樣子。

功勳殿的執法,給秦初做了一張積分卡,也登記了秦初的名字,也就是說秦初在功勳殿掛號了。

“我這些積分能換功法麽?”秦初開口問道。

“每一部功法需要的積分不同,你可以去藏書閣看看,不過你進門需要二十積分。”功勳殿執法的態度改變了,因為秦初有能力,在這個世界,有實力就會得到尊重。

“那我去看看。”秦初對著功勳殿的執法抱抱拳。

“本執法建議你換一身衣服,你這一身髒了,會被打出來。”功勳殿的執法提醒了秦初。

秦初回到雜役堂,換了一身衣袍,拿著積分卡就朝著青雲峰趕去,他要看看哪些功法合適自己,如果積分不夠,那就再去賺取。

想法是美好的,現實很殘酷,到了藏書閣前,秦初被攔住了,不為別的,就為雜役弟子沒身份沒地位的。秦初心裏震動了一下,因為他發現了一些枯骨。走過去,秦初看了一下,他發現死者的骨骼上沒有任何傷勢。“秦初,傳聞是真的,這些死者是直接被剝奪了生機,所以骨骼上看不出傷勢。”陽太上對著秦初說道。“傳聞是真的,那太上就有找到功法的可能了,我們找吧!這也不知道城主府在什麽位置,就摸黑幹吧!”秦初有點興奮,現在這情況說明,陽太上有希望得到功法,他也有希望得到鎮界石。“你太粗俗!”陽太上看了秦初一眼。秦初詫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