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成親

說。”……蘇家村外的樹林中,夜風蕭瑟。年錦勒住馬韁,暗閃出八個勁裝佩劍的士兵來。“本將確認過,是潯茶商寧氏驅逐出門的庶出七公子寧靖,流落至此,今夜娶妻,正在房。”年錦寒著臉說。後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方纔雜家到村裡討杯熱水喝,沒上年將軍吶!”年錦握著韁繩的手一,就聽後之人桀桀冷笑,“雜家打聽到那寧七娶的姑娘雖容貌秀麗,但大字不識,好吃懶做,鄙無禮,隻憑這些,就斷不可能是眼高於頂的顧世子。”年錦微不...【親】

七月十五,宜祭祀,忌嫁娶。

地乾國中部的蘇家村,正值秋收時節。

夜時分,西邊最後一抹殘紅也被吞噬,消融在晦暗天中。

辛苦勞作一整日的農家人三五群,牽著牛,拉著車,扛著麻袋,走在回家路上。

突兀的嗩吶聲驚起雀鳥嘰喳,百姓紛紛駐足,循聲看去。

隻見一頂灰撲撲的小轎上係著一朵歪歪扭扭的大紅花,被兩個男人抬著,悠悠,匆忙往村東頭去。

濃妝艷抹的婆甩著帕子,小腳追得吃力,臉上卻堆著頗為專業的假笑,乍看仿若廟會集市上劣質油彩繪製的木雕麵。

另有一人,追著轎子,邊跑邊吹嗩吶,像被人掐著脖子快斷氣般,曲不調。

“誰家選在今天親?也不怕晦氣!”

“還能是誰?寧公子!說是快不行了,娶媳婦兒沖喜呢!”

“蘇大強真為了十兩銀,就把孫賣了?”

“是賣了個孫,但不是蘇大強自家孫!”

“那是……”

“去年來投奔他的侄孫!”

“那個蘇涼的?要說,這名兒起得就忒不吉利!”

……

轎子吱吱呀呀,在散架前,總算停了下來。

婆把門拍得震天響,久不見有人應,老臉一垮,顴骨上的簌簌往下掉,嘀咕道,“莫不是反悔了?”

伴隨著嘹亮的嗩吶聲,婆前傾,高高揚手,卻不妨門突然開了,矮胖的子撲進去,摔了個狗啃泥!

連滾帶爬地起來,假笑才堆起一半,一個邦邦的布袋子砸到了懷中。

“嘶!”婆吃痛,倒吸一口涼氣,抓住布袋,開啟一瞧,塗得紅艷艷的子都要咧到耳後去,“新娘子到了,快快趁著吉時拜堂吧!”

“滾!”黑著臉的瘦老者彷彿從牙中出的這個字。

婆著脖子退出去,招呼抬轎子的吹嗩吶的,走走走!

老者死死盯著門外破舊的轎子,拳頭握了又鬆,冷哼一聲,摔上門又回去了。

婆揣著錢往村西跑,突聞急促的馬蹄聲靠近,嚇得打著滾摔到路邊灌木叢裡,再抬頭,就見一人一馬風馳電掣往東邊去了。

隻一道模糊的背影,就著讓人不寒而栗的威懾,婆幾口而出的罵又嚥了回去。

蘇涼睜眼,周遭漆黑一片,直覺自己到了曹地府。

記憶清晰,定是還沒到奈何橋。

作為一個出中醫世家卻從了軍的專業人士,稍後或許可以嘗試分析一下孟婆湯的分……

這般想著,蘇涼倒淡定下來。人死不復生,隻得認命,等地府工作人員來帶路前往奈何橋,轉世投胎。

布簾晃,夜風沁涼。

蘇涼打了個噴嚏,想拉開簾子,看外麵是不是閻羅殿。

隔著簾子,抓到一隻手,似有溫度。

不由驚愕,地府裡竟有活人?

本就不結實的轎簾輕輕一扯就掉了下去,抬頭,目之所及除了漆黑夜幕中的漫天星,還有,一個近在咫尺的男人。

他的臉背著,看不真切。

但那雙眼睛可真好看啊!彷彿細碎星凝結而,沒有溫度,依舊得驚人。

“下轎。”聲音也好聽。

但蘇涼覺得,哪裡不對……

視線下移,眸一!古裝?

轎簾裹著男人的手,蘇涼抓著,一時愣怔忘記鬆開,察覺事怪異,便又了兩下。

雖未有接,但手極好,修長的手指骨節分明,適合彈鋼琴。

不是小鬼,真是活人。

蘇涼麵上不顯,心中卻掀起驚濤駭浪:還活著?穿越了?

“你我今日親,該拜堂了。”男人再次開口,語氣淡漠,如酷寒冬日冰封的死水。

蘇涼:……我,了,個,去……

板著臉的老者沖過來,扯掉轎簾,強行分開兩人,拽下轎子上的紅綢花,嗬斥蘇涼抓住一端。

蘇涼默默拉住,就聽得一句,“公子,‘時辰’到了!”

低的聲音,卻刻意加重“時辰”二字,意味不明。

不遠似有馬蹄聲傳來。

蘇涼被拽了出去,尚未看清那公子什麼模樣,眼前一黑,一頂蓋頭遮住了視線。

“抬腳。”

蘇涼過門檻,被帶著往前走。

若非夢境,就隻可能是穿越。

但並沒有接收毫原主記憶,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唯一確定的是,原本強健的如今虛弱無力,反抗或逃走都極不明智。

拜堂無所謂,隻要不房,一切好商量。

這般想著,打算搞清楚形勢再說。

“一拜天地。”

蘇涼低聲問,“跪嗎?”

“不必。”又是那道極有磁的年輕男聲。

眼睛好看,聲音好聽,應該不醜……蘇涼默默想著,躬拜了一下。

聽到“二拜高堂”,蘇涼轉繼續拜。

如果拿掉蓋頭,就會看到桌上放著一個牌位,其上卻空無一字。

“夫妻對拜!”

蘇涼側,然後,撞到了一個頭……

“禮!恭喜公子!”

可蘇涼聽著,這聲“恭喜”,分明著掩飾不住的鬱悶,毫無喜意。

被帶進一個房間,在床邊坐下。

綢花輕輕砸在蘇涼膝上,又垂下去。男人放手了。

“你在此休息。”冷漠的聲音。

“哦。”蘇涼下意識地應聲。

腳步聲,關門聲,隔壁開門再關門。

蘇涼舒了一口氣,低頭看著腳上致的繡花鞋,了一下自己跳的脈搏,看來真是穿越了。

周遭安靜下來,蘇涼拽掉蓋頭,尚未看清房中陳設,門突然被人大力踹開了!

一個高大健碩的年輕男人大步朝蘇涼走來,眼眸淩厲,並非剛剛與拜堂那位。

深勁裝,腰間佩劍,玉冠束發,姿拔,行走間帶來一凜冽的風,

給人極強的迫。

比蘇涼前世電視劇裡的將軍可帥氣有型多了。

“你是何人?誰讓你進來的?”瘦老者出現在門口。

男人走到蘇涼麵前,眸如炬,盯著的臉,話卻是對後老者所說,“我乃當朝三品武將年錦,奉旨捉拿謀逆造反的顧氏後人!阻攔者,殺無赦!”

一枚金閃閃的令牌從蘇涼眼前飄走,心中一萬頭草泥馬賓士而過,剛剛跟拜堂那個,是反賊?

穿越而來,難道連明日的太都見不到嗎?

視線越過麵前的男人,就見不久之前對態度不善的老者此刻神張,“大人怕是找錯了地方?我家主子姓寧,沒聽過什麼姓顧的。”

年錦並未理會,依舊盯著蘇涼,“你,可是自願嫁給他?”

蘇涼:……說“不”或許可以撇清關係?但,“新郎”是反賊這件事,尚未蓋棺定論,與其指麵前這個殺意洶洶的將軍,還是跟“新郎”站在一起更穩妥些。

隻要他安全,就沒事。

思及此,蘇涼斂下眼眸,扯著手中的紅蓋頭,怯怯點頭,“是……”

年錦眸微瞇,沉聲道,“本將追查反賊,途徑蘇家村,犯了酒癮,得知貴府辦喜事,前來討杯喜酒解饞,驚擾小娘子,對不住了!”

蘇涼:……我,信,你,個,鬼……

門口老者神大鬆,連忙賠笑道,“年將軍大駕臨,是我寧家天大的榮幸,老奴這就為年將軍取酒來!”

蘇涼以為年錦該走了,他卻從懷中掏出一支玉簪,在了蘇涼烏發間,後退兩步,拱手道,“路上撿的,恭喜小娘子覓得如意郎君,亦是賠罪之禮!”話落轉,大步離開。

門再次重重關上。

“年將軍,我家公子的一點心意,請笑納。”

年錦接過酒壇,凝眸看向隔壁窗上映出的清瘦影,冷峻的麵龐在夜下半明半暗,朗聲道,“本將祝兩位早生貴子,白頭偕老!告辭!”

馬蹄聲遠去,院中安靜下來。

“公子,他這是沒發現,還是……”

“他知道是我。”

“可若打算放公子一馬,他為何要來?”

“並非他做主,來的也不隻他。”

“謝天謝地,年公子到底顧念舊!但他見公子與村姑拜堂,心中定是不快,畢竟年小姐與公子自小定下的婚約。”

“我娶妻,與年家再無瓜葛,年錦明白我的意思。顧泠已死,從今往後,世上隻有寧靖。”

“唉!可那村姑,如何置?”

“明日再說。”

……

蘇家村外的樹林中,夜風蕭瑟。

年錦勒住馬韁,暗閃出八個勁裝佩劍的士兵來。

“本將確認過,是潯茶商寧氏驅逐出門的庶出七公子寧靖,流落至此,今夜娶妻,正在房。”年錦寒著臉說。

後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方纔雜家到村裡討杯熱水喝,沒上年將軍吶!”

年錦握著韁繩的手一,就聽後之人桀桀冷笑,“雜家打聽到那寧七娶的姑娘雖容貌秀麗,但大字不識,好吃懶做,鄙無禮,隻憑這些,就斷不可能是眼高於頂的顧世子。”

年錦微不可聞地舒了一口氣,“辛苦韓公公,如此,就到別找吧!”聲,婆前傾,高高揚手,卻不妨門突然開了,矮胖的子撲進去,摔了個狗啃泥!連滾帶爬地起來,假笑才堆起一半,一個邦邦的布袋子砸到了懷中。“嘶!”婆吃痛,倒吸一口涼氣,抓住布袋,開啟一瞧,塗得紅艷艷的子都要咧到耳後去,“新娘子到了,快快趁著吉時拜堂吧!”“滾!”黑著臉的瘦老者彷彿從牙中出的這個字。婆著脖子退出去,招呼抬轎子的吹嗩吶的,走走走!老者死死盯著門外破舊的轎子,拳頭握了又鬆,冷哼一聲,摔上門又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