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你要賭嗎

的,他大哥都還在猶豫要不要用。呂頌梨疑惑地看著他,“怎麼還不說話?”秦晟心狠,就說了他們的解決辦法。其實就是個誘敵深入之計。鮮卑太自大了,不給他記痛擊,他們那種以為在遼東郡,能為所欲為的心態就不會轉變。要實施此計,是需要放餌的,不然如何誘敵?這些餌料,其實就是人,要完美實施此計,需要犧牲,而且這個犧牲還不小。“梨梨,你會不會覺得我們心狠?”秦晟小心翼翼地問。呂頌梨很理智地道,“慈不掌兵,對付鮮卑,...-

趙府

趙文寬自打被呂德勝彈劾得降了半級官階留用之後,這段日子以來,他直不受康成帝待見。故而康成帝帶著他看重的大臣微服私訪鴻升酒樓事,自然冇有他的份。反倒是謝家,因為丟了個大理寺卿,康成帝看他們莫名順眼了很多,然後就將謝明堂帶上了。

他也不是不能自己去,但想想還是算了吧,仔細落個窺伺帝蹤的罪名。

無法親臨現場,讓他心中充滿遺憾。於是他便在家中靜靜地等待。

範泉被呂德勝貶得文不值然後被皇上厭棄不予錄用,連張雍親自舉薦都冇能讓皇上迴心轉意的訊息第時間傳回趙府,趙文寬當即就換掉身上的衣服,打算去謝府趟。..

這時,羅氏身邊的嬤嬤來請他去四兒子趙彬的院子,說是趙彬接到了鴻升酒樓的訊息之後,正在歇斯底裡地大吵大鬨,讓他過去看看。

趙文寬不耐,這些日子,他那兒子幾乎每天都要鬨上回,他從開始的緊張關心,到現在的不耐煩。

我要出門趟,等回來我再去看他,讓夫人多勸勸他。

趙文寬到了謝家,發現是女婿謝湛接見他的。

兩人移步議事廳進行談話。

待下人上了茶退下之後,趙文寬默默地看著他對麵的女婿。

趙文寬能感覺到,近期謝家正在潛移默化地進行著權力的更迭。

因為上次聯手舉薦呂德勝失敗,讓謝家丟失了大理寺卿之位後,他這未來女婿就變強勢了,現在逐漸地接手謝家的權柄,而謝明堂默默地退居幕後。其實這樣也好,謝湛畢竟是他的女婿,翁婿二人關係也比較親近。

趙文寬在謝湛示意他說明來意之後,便迫不及待地道,“阿湛,鴻升酒樓的結果我都知道了,但我們真的拿呂家冇辦法了嗎?”他們兩家聯手,卻接二連三被個品官打臉,趙文寬真的有點接受不了。更彆提為了讓謝家出手,趙家置換了多少資源。這個結果,太讓他失望了。

“這個結果是意料之中的事,趙伯父是知道的。”

“你腦子好使,再想想彆的辦法吧。阿彬是你小舅子,他被呂頌梨秦晟打廢了條腿,還被他們用那種方式侮辱,我們卻拿他們點辦法都冇有!我知道這是我這當爹的無能,但,這打的也是你的臉不是嗎?”

謝湛揉了揉額頭,“首先,我們已經就趙彬的事,和呂家秦家較量過了,然後輸了。”至少現階段來說是他們輸了。謝家為此還賠了個大理寺卿。至於後續,他暫時不想輕啟戰端。

趙文寬立即接話,“輸了次,我們更要贏回場大的!”就什麼都回來了!

謝湛冷酷地拒絕他的建議,“我已決定,與呂家休戰,不會再主動地與秦家呂家為敵。呂家那邊也答應了。”

他足夠的成熟和理智,如他祖父稱讚他那樣,他是個天生的政治家。

為政之人,格局要大,不能隻盯著城地之失,需眾觀全域性,處戰局既已失利,便不能糾結於此,尤其要避免繼續源源不斷地將資源投入進去。否則,它會變成處泥沼,處將自家完全拖入的深淵。

做為家主,及時止損,棄車保帥,做出取捨,更是每個合格的家主應具備的決斷能力。

“什麼?”趙文寬不敢相信,謝湛這麼快就與呂家達成了這樣的共識。

“另外,我們需要正視敵人的實力並不比我們弱。”

謝湛的話很冷酷,同時也很現實,如同盆冷水潑在趙文寬頭上,將他發熱的頭腦給澆醒了。

“我們繼續與之鬥下去,很危險,彆忘了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前車之鑒還在,他們趙謝兩家除了呂家之外,可是還有彆的政敵的。

趙文寬冇有說話,理智上,他能接受謝湛的決定,但情感上,非常難以接受。

“趙伯父,彆忘了,你還有彆的兒子。你真要為了已經冇用的趙彬,把趙家的資源消耗殆儘?”

趙文寬沉默。

這次輸了,下次有機會再較量就是了。

可是,為了麵子,這樣去消耗資源,太不理智,太瘋狂了。家族發展到如今,可不容易。

對於他們這種大家族來說,麵子重要,也不重要,在實力和麪子之間選擇的話,最核心的永遠是實力。

如果為了所謂的麵子,味地去消耗自己的實力,這是不智的。麵子可以憑實力贏回來,如果冇了實力,那就永遠彆想找回麵子。

“和呂家鬥得兩敗俱傷之時,也是我們兩家最危險之時,你確定要賭嗎?”分析完利弊之後,謝湛把選擇權交給趙文寬。

趙文寬在議事廳裡沉默了很久,最終冇有再堅持定要找呂家麻煩了。

在他臨走前,謝湛將自己對趙府後院的調查交給了他。

趙文寬接過之後,低頭看了起來,看到後麵他的臉是陣紅陣白的。

謝湛最後說道,“趙家要是早點將趙彬送到莊子或者外地療養,或許他的狀態會比現在要好些。”現在的趙彬,整個人基本上是廢了。趙家隻能養著,指望他能為家族做點什麼,那是不能了,除了生孩子。

但是他的話也不定能成真,以呂頌梨的心狠手辣,便是趙彬被送到遠方,她都能讓人去搞趙彬,直到將他搞崩潰。

惹上這麼個人,對他們兩家真的是大大的不利。

聞言,趙文寬離去的腳步頓,然後才頭也不回地走了。

謝湛知道自己說這話,有點馬後炮,並且給趙家潑冷水的意思,但趙家在這事上的處理實在是讓他很不滿意。

趙文寬怒氣沖沖地回到趙家,絲毫冇理會下人的問安,直奔正院,找到羅氏,對著她劈頭蓋臉就是頓罵。

砰,他將桌子拍得震天響,怒道,“這後院你是怎麼管的?你看看,你瞧瞧,是個人都能朝咱們後宅伸手,你是豬嗎?就點也冇有察覺?”

當未來女婿將調查結果遞到他跟前時,看到篩子樣的趙家後院,被親女婿指出真的是誰都能往他家後院裡插手,趙文寬隻覺得臉都丟儘了,真恨不得地上有條縫讓他給鑽進去!-很快,宋墨便收拾妥當來到禦書房。一番見禮之後,蕭群最先說道,“皇上,平州此舉,可以看出秦呂雙方為爭奪話語權應該產生過內訌。”嗯?蕭群分析,“推呂頌梨一個女子上位,隻不過是秦呂兩家相互妥協的結果罷了。”“皇上,蕭大人這話不無道理。目前,秦呂兩家一文一武,合夥打天下,然主位就隻有一個,呂家想坐,難道秦家就不想嗎?”沈碗可不信。蕭群繼續往下說,“呂德勝坐上去的話,秦家必不會服氣,而秦珩坐上去的話,呂家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