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小2上酒

,然後就趴在簡陋酒桌上,打鼾,竟然睡著了。店小二隻覺得莫名其妙,唯有眼尖的人依稀瞧見頭頂閃過一點影子。一頭鷹隼般的飛禽如箭矢掠過城頭。大概酒客喝一碗杏花酒的時,大地毫無征兆地轟鳴起來,酒桌搖晃,酒客們瞪大眼睛看著酒水跟著木桌一起晃,都小心翼翼捧起來,四張。隻見城門衝出一群鐵騎,綿延兩條黑線,彷彿沒個盡頭。塵土飛揚中,高頭大馬,俱是北涼境以一當百名天下的重甲驍騎,看那為首扛旗將軍手中所拿的王旗,鮮豔...(每一個鍾頭上傳一章,直到傳完二十章!紅票和收藏別忘了~)

北涼王府龍盤虎踞於清涼山,千門萬戶,極土木之盛。

作為王朝碩果僅存的異姓王,在廟堂和江湖都是毀譽參半的北涼王徐驍作為一名功勳武臣,可謂得到了皇帝寶座以外所有的東西,在西北三州,他就是當之無愧的主宰,隻手遮天,翻雲覆雨。

難怪朝廷中與這位異姓王政見不合的大人們私下都會文縐縐罵一聲徐蠻子,而一些居心叵測的,更誅心地丟了頂“二皇帝”的帽子。

今天王府很熱鬧,位高權重的北涼王親自開了中門,擺開輝煌儀仗,迎接一位仙風道骨的老者,府中下人們隻聽說是來自道教聖地龍虎山的神仙,相中了癡癡傻傻的小王爺,要收作閉關弟子,這可是天大的福緣,北涼王府都解釋傻人有傻福。

可不是,小王爺自打出生起便沒哭過,讀書識字一竅不通,六歲才會說話,名字倒是威武氣派,徐龍象,傳聞還是龍虎山的老神仙當年給取的,說好十二年後再來收徒,這不就如約而至了。

王府一院落,龍虎山師祖一級的道門老祖宗撚著一縷雪白鬍須,眉頭皺,背負一柄不常見的小鍾馗式桃木劍,配合他的相貌,確實當得出塵二字,誰看都要由衷讚一聲世外高人吶。

但此番收徒顯然遇到了不小的阻礙,倒不是王府方麵有異議,而是他的未來徒弟強脾氣上來了,蹲在一株梨樹下,用屁對付他這個天下道統中論地位能排前三甲的便宜師傅,至於武功嘛,咳咳,前三十總該有的吧。

連堂堂大柱國北涼王都得蹲在那裡好言相勸,循循善裡著拐,“兒子,去龍虎山學一本事,以後誰再敢說你傻,你就揍他,三品以下的文武將,打死都不怕,爹給你撐腰。”

“兒啊,你力氣大,不學武撈個天下十大高手當當就太可惜了。學歸來,爹就給你一個上騎都尉當當,騎五花馬,披重甲,多氣派。”

小王爺完全不搭理,死死盯著地麵,瞧得津津有味。

“黃蠻兒,你不是喜歡吃糖葫蘆嗎,那龍虎山遍地的野山楂,你隨便摘隨便啃。趙天師,是不是”

老神仙出一抹笑容,連連點頭稱是。收徒弟收到這份上,也忒寒磣了,說出去還不被全天下笑話。

可哪怕位於堂堂超一品職、在十二郡一言九鼎的大柱國口乾舌燥了,年還是沒什麼反應,估計是不耐煩了嫌老爹說得呱噪,翹起屁,噗一下來了個響屁,還不忘扭頭對老爹咧一笑。

把北涼王給氣得抬手作勢要打,可抬著手僵持一會兒,就作罷。一來是不捨得打,二來是打了沒意義。

這兒子可真對得起名字,徐龍象,取自“水行中龍力最大,陸行中象力第一,威猛如金剛,是謂龍象”,別看綽號黃蠻兒的傻兒子憨憨笨笨,至今鬥大字不識,皮病態的暗黃,形比較同齡人都要瘦弱,但這氣力,卻是一等一駭人。

徐驍十歲從軍殺人,從東北錦州殺匈奴到南部滅大小六國屠七十餘城再到西南鎮蠻夷十六族,什麼樣膂力驚人的猛將沒有見過,但如小兒子這般可天生銅筋鐵骨力拔山河的,真沒有。

徐驍心中輕輕歎息,黃蠻兒若能稍稍聰慧一些,心竅多開一二,將來必定可以為陷陣第一的無雙猛將啊。

他緩緩起轉頭朝龍虎山輩分極高的道士尷尬一笑,後者眼神示意不打,隻是心中難免悲涼,收個徒弟收到這份上,也忒不是個事兒了,一旦傳出去還不得被天下人笑話,

這張老臉就甭想在龍虎山那一大幫徒子徒孫麵前擺放嘍。束手無策的北涼王心生一計,嘿嘿道:“黃蠻兒,你哥遊行歸來,看時辰也約莫進城了,你不出去看看”

小王爺猛地抬頭,表千年不變的呆板僵,但尋常木訥無神的眼眸卻綻出罕見彩,很刺人,拉住老爹的手就往外衝。

可惜這北涼王府出了名百廊回轉曲徑千折,否則也容不下一座飽朝廷清士大夫們詬病的“聽亭”,手被兒子握得生疼的徐驍不得不數次提醒走錯路了,足足走了一炷香時間,這才來到府外。

父子和老神仙後,跟著一幫扛著大小箱子的奴仆,都是準備帶往龍虎山的東西,北涼王富可敵國,對兒也是素來寵溺,見不得他們吃一點苦一點委屈。

到了府外,小王爺一看到街道空,哪裡有哥哥的影,先是失,繼而憤怒,沉沉嘶吼一聲,沙啞而暴躁,起先想對徐驍發火,但笨歸笨,起碼還知道這位是父親,否則徐驍的下場恐怕就得像前不久秋狩裡倒黴遇到徐龍象的黑羆了,被單槍匹馬的十二歲年生生撕兩半。他怒瞪了一眼心虛的老爹,掉頭就走。

不希功虧一簣的徐驍無奈丟給老神仙一個眼神。龍虎山真人微微一笑,出枯竹一般的手臂,但僅是兩指搭住了小王爺的手腕,輕聲慈祥道:“徐龍象,莫要浪費了你百年難遇的天賦異稟,隨我去龍虎山,最多十年,你便可下山立功立德。”

年也不廢話,哼了一聲,繼續前往,但玄妙古怪的是他發現自己沒能掙老道士看似雲淡風輕的束縛,那踏出去懸空的一步如何都沒能落地。

北涼王如釋重負,這位道統輩分高到離譜的上人果真還是有些本事的,知子莫若父,徐驍哪裡不知道小兒子的力道,霸氣得很,以至於他都不敢多安排仆人婢給兒子,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斷了胳膊腳,這些年院中被坐壞拍爛的桌椅不計其數,也虧得北涼王府家底厚實,尋常殷實人家早就破產了。

小王爺愣了一下,隨即發火,輕喝一聲,是帶著老神仙往前走了一步,兩步,三步。頭頂黃冠、披道袍的真人隻是微微咦了一聲,不怒反喜,悄悄加重了幾分力道,阻止了年的繼續前行。

如此一來,徐龍象是真怒了,麵容猙獰如同一隻野,出空閑的一隻手,雙手握住老道士的手臂,雙腳一沉,哢嚓,在白玉地板上踩出兩個坑,一甩,就將老道士整個人給丟擲了出去。

大柱國徐驍瞇起眼睛,毫不怕惹出命案,那道士若沒這個斤兩本事,摔死就摔死好了,他徐驍連不可一世的西楚王朝都給用涼州鐵騎踏平了,何時對江湖門派有過毫的敬畏天下道統首領龍虎山又如何所轄境數個大門大派雖比不上龍虎山,但在王朝也屬一流規模,例如那數百年一直跟龍虎山爭那道統的武當山,在江湖上夠超然了吧,還不是每年都主派人送來三四爐珍品丹藥

老道士輕輕飄到王府門口的一座兩人高漢白玉石獅子上,極富仙人氣勢。憑這一手,若是擱在市井中,那還不得搏得滿堂喝彩啊。

這按照北涼王世子即徐驍嫡長子的那個膾炙人口的說法,那就是“該賞,這活兒不簡單,是技活”,指不定就是幾百幾千銀票打賞出去了,想當年世子殿下還沒出北涼禍害別人的時日,多青樓清伶或者江湖騙子得了他的闊綽賞錢。

最高紀錄是一位外地遊俠,在街上一言不合與當地劍客相鬥,從街邊菜攤打起打到湖畔最後打到湖邊涼州最大鷂子溢香樓的樓頂,把白日宣--的世子給吵醒了,立馬顧不得白如羊脂玉的花魁小娘子,在視窗大聲好,事後在世子殿下的摻和下府非但沒有追究,反而差點給那名遊俠送去涼州好男兒的大錦牌,他更是讓仆人快馬加鞭送去一大摞整整十萬銀票。

沒有喜好玩鷹鬥犬的世子殿下的大好陵州,可真是寂寞啊。正經人家的小娘們終於敢漂漂亮亮上街買胭脂了,二流紈絝們終於沒了跟他們搶著欺男霸的魔頭了,大大小小的青樓也等不到那位頭號公子哥的一擲千金了。

北涼王徐驍生有二二子,俱是奇葩。

大郡主出嫁,連克三位丈夫,了王朝臉蛋最俏嫁妝最多的寡婦,在江南道五郡豔名遠播,作風放浪。

二郡主雖相貌平平,卻是博學多才,於經緯,師從上學宮韓穀子韓大家,了兵法大家許煌、縱橫士司馬燦等一乾帝國名流的小師妹。

徐龍象是北涼王的最小兒子,相對聲名不顯,而大兒子則是連京城那邊都有大名聲的家夥,一提起大柱國徐驍,必然會扯上世子徐年,“讚譽”一聲虎父無犬子,可惜徐驍是英勇在戰場上,兒子卻是爭氣在風花雪月的敗家上。

三年前,世子殿下徐年傳言被脖子上架著刀劍攆出了王府,被迫去學行關中豪族年輕後輩及冠禮之前的例行遊歷,一晃就是三載,徹底沒了音信,陵州至今記得世子殿下出城時,城牆上十幾號大紈絝和幾十號大小花魁眼中含淚的人畫麵,隻是有幕說等世子殿下走遠了,當天,紅雀樓的酒宴便通了個宵,太多酒倒河,整座城都聞得見酒香。

回到王府這邊,心竅閉塞的小王爺奔跑衝向玉石獅子,似乎摔一個老頭子不過癮,這次是要把礙眼的老道連同號稱千鈞重的獅子一同摔出去。

隻是他剛搖晃起獅子,龍虎山老道便飄下了來,牽住年的一隻手,使出真功夫,以道門晦的“搬山”手法,巧妙一帶,就將屈膝半蹲的年拉起,輕笑道:“黃蠻兒,不要鬧,隨為師去吧。”

年一隻手握住獅子底座邊角,五指如鉤,深玉石,不肯鬆手,雙臂拉如猿猴,嘶啞嚷著:“我要等哥哥回來,哥哥說要給我帶迴天下第一做媳婦,我要等他!”

位極人臣的大柱國徐驍哭笑不得,無可奈何,向黃冠老道,重重歎氣道:“罷了,再等等吧,反正也快了。”

老道士聞言,笑容古怪,但還是鬆開了小王爺的手臂,心中咂舌,這小家夥何止是天生神力,本就是太白星下凡嘛。

不過,那個徐年的小王八蛋真的要回來了這可不是一個好訊息。想當年他頭回來王府,可是吃足了苦頭,先被當騙吃騙喝的江湖騙子不說,那才七八歲的兔崽子直接放了一群惡犬來咬自己,後來好不容易解釋清楚,進了府邸,小王八玩意就又壞心眼了,派了兩位滴滴的--娘三更半夜來敲門,說是天氣冷要暖被子,若非貧道定力超凡俗,還真就著了道,現在偶爾想起來,後悔沒跟兩位姑娘徹夜暢聊《大真經》和《黃庭經》,即便不聊這個,聊聊《素心經》也好嘛。

黃昏中,道上一老一被餘暉拉長了影,老的背負著一個被破布包裹的長條狀行囊,衫襤褸,一頭白發,還夾雜幾茅草,弄個破碗蹲地上就能乞討了,牽著一匹瘦骨嶙嶙的跛馬。小的其實歲數不小,滿臉胡茬,一市井麻衫,逃荒的難民一般。

“老黃,再撐會兒,進了城回了家,就有大塊大碗酒了,他孃的,以前沒覺得這酒是啥稀罕東西,現在一想到就饞得不行,每天做夢都想。”瞧不出真實年齡的年輕男人有氣沒力道。

仆人模樣的邋遢老頭子嗬嗬一笑,出一口缺了門牙的黃牙,顯得賊憨厚賊可笑。

“笑你個大爺,老子現在連哭都哭不出來了。”年輕人翻白眼道,他是真沒那個神氣折騰了。

兩千裡歸途,就隻差沒落魄到沿路乞討,這一路下水裡過魚,上山跟兔子捉迷藏,爬樹掏過鳥窩,隻要帶點葷的,弄了,別管有沒有鹽,那就都是天底下最味的一頓飯了。期間經過村莊試圖點鴨啥的,好幾次被扛鋤頭木的壯漢追著跑了幾十裡路,差點沒累死。

哪個膏粱子弟不是鮮怒馬威風八麵

再瞧瞧自個兒,一襲破爛麻,草鞋一雙,跛馬一隻,還不捨得宰了吃,連騎都不捨得,倒是多了張蹭飯的。

惡奴就更沒有了,老黃這活了一甲子的小板他是瞅著就心慌,生怕這行走兩千裡路哪天就沒聲沒息嗝屁了,到時候他連個說話的伴兒都沒有,還得花力氣在荒郊野嶺挖個坑。

尚未進城,城牆外頭不遠有一個掛杏花酒的攤子,他實在是疲力盡了,聞著酒香,閉上眼睛,了鼻子,一臉陶醉,真賊孃的香。一發狠,他走過去尋了一條唯一空著的凳子一屁坐下,咬牙使出最後氣力喊道:“小二,上酒!”

邊出城或者進城中途歇息的酒客都嫌棄這著寒磣的一主一仆,刻意坐遠了。

生意忙碌的店小二原本聽著聲音要附和一聲“好嘞”,可一看主仆兩人的裝束,立即就拉下臉,出來做買賣的,沒個眼力勁兒怎麼樣,這兩位客人可不想是掏得出酒錢的貨,店小二還算厚道,沒立馬趕人,隻是端著皮笑不笑的笑臉提醒道:“我們這招牌杏花酒可要一壺二十錢,不貴,可也不便宜。”

若是以前,被如此狗眼看人低,年輕人早就放狗放惡奴了,可三年世態炎涼,過習慣了無分文的日子,架子脾氣收斂了太多,著氣道:“沒事,自然有人來結帳,不了你的打賞錢。”

“打賞”店小二扯開了嗓門,

一臉鄙夷。

年輕人苦笑,拇指食指放在邊,把最後那點吃的力氣都使出來吹了一聲哨子,然後就趴在簡陋酒桌上,打鼾,竟然睡著了。店小二隻覺得莫名其妙,唯有眼尖的人依稀瞧見頭頂閃過一點影子。

一頭鷹隼般的飛禽如箭矢掠過城頭。

大概酒客喝一碗杏花酒的時,大地毫無征兆地轟鳴起來,酒桌搖晃,酒客們瞪大眼睛看著酒水跟著木桌一起晃,都小心翼翼捧起來,四張。

隻見城門衝出一群鐵騎,綿延兩條黑線,彷彿沒個盡頭。塵土飛揚中,高頭大馬,俱是北涼境以一當百名天下的重甲驍騎,看那為首扛旗將軍手中所拿的王旗,鮮豔如,上書一字,“徐”!

乖乖,北涼王麾下的嫡係軍。

天下間,誰能與馳騁輾轉過王朝南北十三州的北涼鐵騎爭鋒

以往,西楚王朝覺得它的十二萬大戟士敢逆其鋒芒,可結果呢,景河一戰,全軍覆沒,降卒悉數坑殺,哀嚎如雷。

兩百銳鐵騎衝刺而出,浩浩,氣勢如虹。

頭頂一隻充滿靈氣的鷹隼似在領路。

兩百鐵騎瞬間靜止,作如出一轍,這份嫻,已經遠遠超出一般行伍悍卒百戰之兵的範疇。

正四品武將折衝都尉翻下馬,一眼看見牽馬老仆,立即賓士到酒肆前,跪下行禮,恭聲道:“末將齊當國參見世子殿下!”

而那位口出狂言要給打賞錢的寒酸年輕人隻是在睡夢中呢喃了一句,“小二,上酒。城時,城牆上十幾號大紈絝和幾十號大小花魁眼中含淚的人畫麵,隻是有幕說等世子殿下走遠了,當天,紅雀樓的酒宴便通了個宵,太多酒倒河,整座城都聞得見酒香。回到王府這邊,心竅閉塞的小王爺奔跑衝向玉石獅子,似乎摔一個老頭子不過癮,這次是要把礙眼的老道連同號稱千鈞重的獅子一同摔出去。隻是他剛搖晃起獅子,龍虎山老道便飄下了來,牽住年的一隻手,使出真功夫,以道門晦的“搬山”手法,巧妙一帶,就將屈膝半蹲的年拉起,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