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簽署禁令,終身禁醫

得的是尿毒絕症,怎麽可能這麽快治好,手術費還差三十萬,你快點籌錢吧!”護士冷冷的丟下一句話,轉身離去。愛治不治。反正病人多的是。“護士,我的錢都花完了,可不可以先給我治療?”王民哀求,可惜再沒有收到回應。王民像是瞬間被抽幹了所有力氣,癱軟在床上。他還是不願接受這個結果。他明明已經好了的呀?“親愛的,要不咱們去找宋神醫吧?”床邊,照顧的女友掩泣道。王民的眼神一亮,但隨之又黯淡了下來,有些不確定開口,...最後一條訴求,江一平的聲音格外重。

這也是他背後委托人最看重的要求。

不能讓宋病行醫…

【怎麽才50年?這種出生要是放出來繼續害人怎麽辦?】

【要我說直接無期徒刑,或者幹脆死刑。】

【死刑都便宜這混蛋了,直接誅十族。】

【切~,這種人死在這裏汙染我安國土地,按我說驅逐出境得了…】

……

直播被彈幕充斥,噴子們手速飛快。

審判長翻看完檔案後,同樣不善的看著宋病,冷冷質問道:“被告,你還有什麽想說的?”

“我請求最後的逐一指認,如果他們依舊說是我害了他們的罪人。

這份罪,我便認了。”

宋病看向18個‘受害者’,咬著牙,強壓怒吼道。

而十八驢與宋病的眼神碰撞,都有些羞愧的閃躲。

不敢直視。

畢竟再怎麽說,宋病也救過他們。

但那些人開出的條件太誘人了。

他們也是迫不得已…

“請18位證人上前,做最後的指認吧!”審判長淡淡準許道。

十八驢相視一眼,隻得咬著牙,排隊走上前…

“杜大娘,您看清楚,我真的害了你?”

宋病直視第一位老婦人,主動開口。

當初看對方一把年紀,怪可憐的,他不但免費救治,還倒貼了幾百塊給對方。

卻換來這樣的回報…

“沒錯,就是你,你還想抵賴不成?

當初就是你騙我喝了假藥,不但沒效果,還騙光了我十多萬的養老金。

你這個沒娘養的畜牲,還老孃錢來。”

杜大娘心一橫,化身潑婦,蠻橫抓住宋病,麵目猙獰數落。

說著還給了宋病重重一巴掌。

哪裏還有當初的慈祥模樣…

這耳光很響亮,宋病氣笑了。

也被徹底打醒了。

目光驟寒…

【叮~成功送出心髒病,功德-1】

【成功送出腦癌,功德-1】

【成功送出送出高血壓,功德-1】

【當前功德96,距離第一輪功德圓滿還剩4點。】

熟悉的係統聲音在腦中響起。

不過卻是從未有過的…缺德。

這三種病都是當初宋病從對方身上收的。

現在…如數奉還。

杜大娘打了個冷顫,完全沒有察覺,還想繼續撕扯。

心想這樣,肯定分的錢是最多的。

最後還是被一旁看不下去的警察拉開。

接下來的17名受害者皆是同一副嘴臉。

為了誣陷的心安理得,更為了獲得更多的報酬,編出各種莫須有的罪名。

同時都憤怒打了宋病。

嘴臉一個比一個醜陋。

殊不知,在他們肆意誹謗的過程中,宋病一一將他們的病都送給了他們。

對於不是絕症的,一縷按絕症…加倍返還。

一個月積攢的功德,也直接減到了66。

但宋病更期待的,是他們病發後的樣子…

“被告,現在你是否認罪?”審判長再次冷聲詢問。

“等一下。”

就在宋病要開口時,一道悅耳急促的聲音率先傳來。

尋聲望去,一道身材高挑的倩影,匆匆趕來。

這是一位氣質高貴優雅的女子,自帶一股成熟勾魂的魅力。

她的一頭烏黑的柔發略顯淩亂,穿著職業包臀裙,戴著眼鏡,卻難掩那張精緻高雅的容顏。

瞬間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人們一時間,也忘記了對宋病的口誅筆伐。

宋病的目光落在女人身上,瞬間記起了對方。

司雅…三日前,他救好的最後一位病人。

對方得的是一種罕見的心髒缺失病,必須靠一種昂貴的進口藥維持。

最後被他摸好了。

事後,司雅闊綽的想給宋病一百萬。

可見非富即貴。

但宋病拒絕了,隻按規矩收了一百…

隻是讓宋病想不到都是,對方竟會出現在這裏。

也是來誣陷他的?

就在宋病思索間。

司雅已經來到跟前,當著眾人,坦然開口,“我申請為被告辯護。”

此話一出,現場都是一靜。

就連宋病本人也是一愣。

而司雅已經上交檔案道:“法官大人,這些轉賬證據,足以證明我方當事人獲利金額不過三千安幣,更沒有對受害者造成傷害。

但居於無證行醫,我方當事人願意按照詐騙罪,承擔所有金額處罰,並對受害者做出滿意的賠償。”

十八位‘受害者’一聽急了,深怕分不到酬勞。

連忙道:“不行,誰說這個騙子沒有對我們造成傷害了?

他給我們治了,就是在犯罪。

還騙了我們好十幾萬,害我們到大醫院去治好的。

必須要嚴懲這個騙子,讓他賠償坐牢,否則我們絕不會原諒他…”

司雅望向十八人,美眸微寒,“法庭之上,一切言論都要負刑事責任,你們說的這些金額都可以追查到,你們確定這些都是真的?”

十八人瞬間焉了,麵露心虛。

因為這些確實都是他們瞎編的。

司雅繼續道:“對於我方當事人的過錯,可以給各位五百萬的賠償。”

十八人愣了下,旋即激動到咳嗽,“好…好,隻要他能賠償我們的損失,我們就原諒他。”

江一平目光閃爍,他知道司雅的背景。

對方要保宋病,單憑現在的‘罪證’,顯然無法再讓宋病坐牢。

畢竟,這本就是一場誣陷…

那就隻能滿足委托人最看重的要求了。

江一川於是站出,咄咄逼人的望著宋病,道:“法官大人,被告的罪行雖然沒有造成過大的危害,但其行為對社會的影響極其惡劣。

要不是有正義人士站出揭露,可想而知會造成什麽樣的可怕後果。

所以我請求,被告想要免去刑罰,必須當庭簽署【終身禁止行醫禁令】,保證永不再行醫害人。”

“我反對。”

“反對無效。”

司雅從容的容顏微變,舉手想要反駁,卻被法官無情駁回。

“好,我願意簽署。”

宋病笑了,坦然接受這個禁令。

毫不猶豫接過江一川早就準備好的禁令檔案。

重重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可太稀罕這份禁令了。

“被告,再次警告,禁令簽署,意味著你今生在安國再沒有行醫資格。

一旦發現,將按謀殺罪處理。

希望你且行且珍惜,身為獸醫,就做好你獸醫該做的事。”

江一平高高在上警告,略帶嘲弄和威脅。

“銘記江律師的話,今後我一定隻做個獸醫,專治畜牲。”

宋病微微一笑,將簽好的檔案遞出。

兩手接觸刹那…

【成功送出口吃症,功德-1】

【成功送出漸凍症,功德-1】

【成功送出骨癌,功德-1】

宋病送給了江一川三種病…作為感謝。

江一川並未察覺,隻是輕蔑一笑,接過檔案。

“咚咚咚…”

法槌敲響,眾法官起身宣判,“本庭宣判,判處被告宋病無證行醫罪、詐騙罪…數罪並罰,總計賠償569萬元華幣。

同時終身禁止在安國行人醫,若經發現,按禁令內容嚴厲判罰…”

現場和直播間又是一片嘩然。

【啊?這就完了?】

【賠點錢就不坐牢了嗎?】

【垃圾人,滾出安國…】

……

顯然,人們對於這個處罰並不買賬,一頓怒噴吐槽。

望著這諷刺的一切,司雅苦笑搖頭。

也放棄了繼續爭取的念頭。

這一刻,所有人都在嘲笑怒罵,隻有她知道安國將失去什麽。

終有一日,這些愚蠢的人,將為今日的所作所為感到後悔…完了。”宋病微微一笑,當即扣住對方脖子。趁機張嘴之際,將隨手搓的一顆伸腿瞪眼丸灌入其口中。並且給對方送了個病。“噦~你給我吃了什麽?”羅高升當場嘔吐起來,隻感覺吞了一坨屎。臭臭的。“這是一種毒藥,叫兩日半斷腸散,要是兩日半內得不到解藥,就會腸穿肚爛而亡。至於我給不給你解藥,就看你的表現了。”宋病微微一笑道。“啊~”羅高升的臉當場白了,因為他已經真切感受到腹痛了。這是真的。“宋神醫饒命,我聽你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