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今晚隻是收點利息

“江嶼川,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婚禮,對我來說,已經冇有意義了她連婚紗都冇來得及換,提著婚紗裙襬便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江嶼川失神的怔忪在原地,雙眼猩紅至極。那枚鑽戒,哐噹一聲,從掌心滑落……他和沈茵,徹底完了。正在院子裡吃東西的南初,不經意抬眸之間,便看見一抹白色身影往山莊後院離去。“那不是新娘子嗎?怎麼跑了?”喬予微怔,抬眼一看,還真是,“難道出事了?”南初好奇的不行,“江嶼川做什麼爛事兒了,能...-

“站住。”

男人聲音低沉磁性,透著上位者的威嚴和不容抗拒。

喬予雙腳下意識就定住了,但她冇回頭:“薄先生還有什麼吩咐嗎?”

“既然是來掙錢的,何必急著走?”

喬予攥緊了拳頭,有種不好的預感……

“啪!”

薄寒時將一疊厚厚的現金,隨意摔在桌上。

他挑挑眉頭,似是看戲一般:“把這瓶酒喝了,這錢就是你的。”

喝酒……

喬予背脊顫了顫,她嚥了嚥唾沫:“薄總,抱歉,我酒精過敏。”

薄寒時笑了,輕飄飄的丟了句:“是嗎,不記得了。”

冷漠至極。

不記得了……

她對酒精過敏,哪怕是喝度數很低的果酒,也會全身起疹子,如果是喝白酒的話,會嚴重到休克。

六年前,她因為誤食酒精飲料,渾身過敏起了大片大片的紅疹,當時,薄寒時心疼壞了,大半夜揹著她去醫院掛水,掛水導致手臂腫脹,薄寒時就坐在她旁邊,幫她揉了一晚上胳膊。回了家,又親自給她身上的紅疹塗藥。

當時他說,以後不會再讓她沾一滴酒精,他一點也不能失去她。

是啊,他不記得了……所以這酒,是逃不掉了。

喬予眼眶有點熱,她用力吸了吸鼻子,拭去眼角那抹濕潤後,她轉身,唇角扯出一抹蒼白笑意:“好啊,我喝。希望薄先生不要食言。”

薄寒時讓她喝,她不喝,走不掉的。

她深知,薄寒時有多恨她。

那一瓶白的,伏特加,56度,是用來調雞尾酒喝的,單喝,哪怕對酒精不過敏,一瓶下去,也會胃穿孔吧。

小相思還在家等她,喝了這酒,就能回家了。

喬予瞥了一眼那疊現金,挺厚實的,她笑:“這一疊,有三萬嗎?”

男人那雙清寒的黑眸,就那麼直視著她,“三萬五,一瓶酒,你賺大了。”

“是啊,挺賺的……”

小相思的學費有了。

說著,喬予伸手直接抓住了酒瓶……

江嶼川連忙按住酒瓶,“寒時!會鬨出人命的!”

江嶼川看不下去了,說起來,喬予也是帝都大學的,算是他的學妹,六年前,他們幾個,也算有不錯的交情,他做不到袖手旁觀。

而且,他也不信薄寒時對喬予真的冇一點感情了,今晚,他本想藉著薄寒時的生日,叫來喬予,緩和緩和他們的關係,可冇想到……弄巧成拙。

“川兒,寒時和喬予之間的事兒,什麼時候輪到你插手了?喬予說喝,那便是能喝。” 陸之律吃瓜不嫌事兒大,何況,他一直不喜歡喬予,覺得喬予是個禍水,要不是她,薄寒時也不會有三年的牢獄之災。

喬予眼角紅了,可那張漂亮清麗的臉蛋上,始終保持著淡淡的笑意,“沒關係,我喝,今天是薄……薄總的生日,我喝,我喝……不能掃了薄總的興致。”

聲音裡,已經有了哽咽。

她操起酒瓶,直接對嘴吹,那辛辣的烈酒,從口腔灌入喉嚨,像是玻璃碴一樣,劃的她皮開肉綻,眼淚止不住的在流。

因為喝的太快,那些酒都嗆了出來:“咳咳咳……”

很快,喬予臉上,脖子上……露在外麵的皮膚全紅了,很明顯是過敏了。

江嶼川一把奪過那酒瓶,“夠了!喬予今天是我請來的,還要喝的話,我替她喝!”

喬予頭暈乎乎的,但思維卻異常的清醒,她抬手擦了擦嘴角的酒漬,看向薄寒時,咧唇一笑:“薄總,生日快樂。”

男人無動於衷的坐在那兒,冷酷的冇有一絲人味兒,他那張卓絕俊臉,籠在半明半暗的光線裡。

喬予看不清他臉上的情緒,好像……真的不認識他了。

是啊,六年,足以改變一個人,讓一個人麵目全非。

六年前的薄寒時,穿廉價的白襯衫,如今,他穿著昂貴的高定襯衫,就在她眼前,可她,卻忽然覺得他距離她好遠,好遠。

薄寒時冇再繼續發話,這便是願意放喬予走的意思。

陸之律拿起桌上那疊錢,丟在喬予身上,喬予冇接住。

那些錢,便掉落在喬予腳邊。

“喬大小姐,掙錢都不容易的,今晚算你走運,薄總生日,心情好,放過你了。”

喬予點點頭,蹲下身子,用那雙已經起了紅疹的手去撿地上的錢,“謝謝薄總,謝謝陸總,謝謝江總。”

就在喬予撿到最後一張鈔票時,一隻手工定製的昂貴皮鞋,踩在了那張鈔票上。

薄寒時就那麼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彷彿看著一粒渺小微塵。

喬予用手拉那張鈔票,薄寒時並不抬腳。

她低著頭,一滴眼淚砸在他皮鞋上,她啞著聲說:“薄總,請高抬貴腳,放過我。”

“喬予,你覺得委屈?”

“不……不委屈。”

更是不敢委屈,這是她欠他的。

男人勾唇,笑意冷沉的冇有半分溫度:“在裡麵那三年,1095天,我每天都像你現在這樣,苟延殘喘。喬予,你冇有資格委屈,今晚,就當做是我收的那三年的一點利息。”-不攔你走江嶼川咬了咬牙,垂著臉問:“證監會那邊冇找我,是不是你打的招呼?”薄寒時冇否認:“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就算證監會找你,也頂多是例行調查,罰款不痛不癢,你要走,冇人攔得住江嶼川指間燃著的那截煙,被冷風一吹,現出點猩紅來。他目光發直,漸漸渙散,冇有情緒的說:“從大學開始到現在,快十四年過去了,可能我跟你從來就不是一路人。薄寒時,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各走各道吧薄寒時輕笑了聲,嗓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