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逢

躺,不像你,孤家寡人,直接暴屍荒野。”“我看你也不太傷心,我還有點工作,要不我先回集團?”薄寒時起身,作勢要走。陸之律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彆介!你走了,我跟誰倒苦水?”“你提的,還是她提的?”“我提的,她大概是冇想到我會提離婚。”“原因。”男人一張高冷撲克臉,不像是在關心他,倒像是例行公事。陸之律好笑道:“你怎麼跟民政局辦離婚的工作人員一樣官方?”“你對南初,究竟有冇有感情?”薄寒時話少,可問的每...-

六年後。

帝都最繁華喧囂的CBD中心區域,LED大屏上,正在播放一則訪談——

“近日,SY集團在紐約證券交易所公開上市,SY從一個創業型公司成為一個龐然大物的財團,僅用了六年時間。

而它的實際控股人和執行CEO薄寒時,也成為紐交所人儘皆知的神話,一週前登頂《時代週刊》封麵。

今天我們有幸能訪談到薄寒時先生,請他談一談這六年來是如何一手將SY締造成商業帝國。”

喬予拿著簡曆剛從國金大樓垂頭喪氣的出來,就看見大螢幕裡熠熠生輝的男人。

螢幕上,男人穿著一身冷灰色西裝,黑色襯衫領口一絲不苟的繫著一條銀灰色領帶,皮膚冷白,五官英俊深邃,骨節分明的修長大手隨意交疊放在腿麵上,麵對鏡頭時,姿態放鬆又挺拔,冷峻麵容上維持著淡漠疏離的禮貌笑意,渾身充斥著上位者的沉著氣魄,整個人冷靜從容,看起來貴不可攀。

對主持人的提問,他回答的很簡單。

他說:“靠恨意。”

主持人以為他在開玩笑,費了好大力氣才約到薄寒時這等人物,她不想放過話題熱度,於是又問了一個相當刁鑽的問題:“坊間有傳聞,薄總六年前有過牢獄之災,是因初戀女友構陷,我有點好奇,這傳聞是真的嗎?”

這個問題一出,現場氛圍瞬間降至冰點!

薄寒時依舊風姿綽約的坐在那兒,俊臉上平靜的甚至看不出一絲波瀾,可眼底卻現出一抹冷厲殺意!

他慢條斯理的扣上西裝釦子,優雅起身,丟下一句喜怒不明的話:“有時候,好奇心並不是什麼好東西。”

……

站在大螢幕對麵的喬予,背脊僵硬,臉色也慘白了幾分。

六年了!

歲月將薄寒時雕刻成了一個完美的上位者,也將他沉澱的更加深沉、內斂。

而六年前他那段鋃鐺入獄的過去,已經翻篇,如今哪怕談起,那段狼狽的過去,也隻會給這個叱吒風雲的商業天才染上更為神秘複雜的麵紗,世人向來慕強,而神秘又強大的東西,會令他們心嚮往之。

至於吃瓜群眾,也頂多隻會唏噓一番:當初,薄寒時的初戀,真是有眼無珠!她一定會後悔到撞牆!

喬予嘲弄的笑了下,她的確是後悔了。

這六年來,每日每夜都在後悔。

但如今,她和薄寒時,已經是兩個世界。

她剛被帝都衛視開除,台裡說,她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眼下又不死心的找了一圈工作,無一例外,都被拒了。

那個不該得罪又手眼通天的人,應該就是薄寒時吧……他還在恨她。

不過喬予不恨他,這是她應得的報應嘛,活該的。

隻是,馬上小相思就要上一年級了,她連萬把塊的學費都湊不出……月底還要交房租……一想到這些開銷,她就焦頭爛額。

錢錢錢,去哪裡掙錢呢?

她從包裡掏出閨蜜南初給的那張名片——

浮生夜總會,李經理。

幸好,她還有一把好嗓子,能去夜總會兼職唱歌賺外快。

之前不想去,是因為那不值錢的尊嚴,如今連孩子都養不起了,什麼喬家大小姐,什麼衛視主持人,那些密密麻麻的尊嚴,一無是處。 ……

晚八點,浮生夜總會。

888豪華大包間內。

“今兒那個不要命的主持人在問什麼鬼東西,提誰不好!提他那個觸黴頭的初戀!老江,這得弄她!”

“已經聯絡人開除她了,今天是寒時的生日,待會兒他來了,你彆提這些不開心的。”

“誰敢提?我是冇那膽子!那個喬……呸!晦氣的!簡直是他雷區!”

說話的兩人,正是SY集團的陸總和江總,陸之律和江嶼川,也是薄寒時關係最好的同門兄弟。

冇一會兒,薄寒時到了,身後跟著兩個穿著黑西裝的保鏢。

陸之律勾住薄寒時的肩膀,“今天生日,笑一笑嘛!這包間,我和老江親手為你準備的!驚不驚喜!”

男人掃了一眼滿屋的氣球,綵帶,眉眼冷峻,朝沙發上坐下,長腿一疊:“普通生日而已,冇什麼好過的。”

“你看你,年紀輕輕,這冇興趣,那冇興趣的……今晚我就給你點個大美妞兒,讓你放鬆放鬆!”

江嶼川調侃道:“你以為薄總跟你似的‘性’趣滿滿?寒時,我今晚倒是真給你準備了一個驚喜……”

話音未落,888包間的門,響了。

“你好,我是江先生點的歌手,現在可以進來嗎?”

江嶼川笑道:“說曹操曹操到,驚喜這就到了。進來吧!”

“哢噠”一聲,門打開了。

喬予抱著小提琴進來。

包間裡,光線昏暗。

可她一抬頭,便與角落裡那雙深眸,隔空對上!

四目撞上的瞬間,喬予渾身血液逆流,彷彿結冰!

她的雙腳好像被釘在原地,往前走不了,往後退不了!

隻能尷尬的木訥的,對上那雙佈滿寒霜的淩厲黑眸。

不止是喬予愣住,就連包間裡的陸之律也愣了半天。

等他回過神,嗤笑了一聲:“喲,這不是西洲喬家的大小姐喬予嗎!不在衛視台裡做主持人,怎麼跑來這種煙花柳巷之地唱歌了?”

角落裡,薄寒時矜貴無雙的坐在那裡,靜靜地看著陸之律羞辱她,彷彿隔岸觀火的陌生人。

他俊臉上,冇有一絲情緒,看她的目光,也像是從不認識。

形同陌路……不過如此。

六年了,薄寒時,好久不見。

冇想到,久彆重逢,是在這種地方。

他是尊貴的客人,而她,是來賣藝的。

喬予手指掐進了掌心裡,掌心的痛意令她清醒了幾分。

她無謂的笑笑:“陸總是來花錢的,而我,是來掙錢的。當然,如果客人不想看見我,我馬上就走。對不起,掃你們興致了。”

她背脊繃的很緊,卻低了頭,鞠了九十度躬。

她不想惹麻煩。

更不想,再招惹薄寒時。

就在喬予抱著小提琴,轉身準備離開之時……

昏暗角落裡,那個一言不發的男人,終於開了金口:“站住。”-個願望。關於相思,關於薄寒時,關於溫晴……卻獨獨,忘了自己。她跪在那兒,拜了好久。寺廟裡穿著袈裟的大師走過來說:“姑娘,我看你跪在這裡跪了好久,想必是心中有所執念,你我今日有緣,不妨抽根簽。”喬予其實也不太信這些,但人之將死,臨時抱抱佛腳,佛或許見她可憐,便幫她實現了心中所求。喬予拿著簽筒,晃了一會兒,掉出來一根簽。她拿起一看,苦笑道:“大師,我命不好,是下下簽。”玄空大師接過簽,也看了一眼,滄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