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妻子的陰謀

風眼神一黯。這枚戒指,是自己二十歲生日時,一個神人送來的。件是以快遞的方式寄到,寄件人和地址皆是一片空白,隻留下戒指和一張紙條,上麵寫著一行字:“王,生日快樂”。林風當時一頭霧水,覺得應該是對方寄錯了地址,不過奇怪的是,當他帶著戒指找到快遞公司時,對方卻表示本冇有收到這樣的件,也冇有讓員工派送過。找不到失主,林風索就把這戒指留了下來,之後和蘇雅結婚,他覺得這戒指很漂亮,就當做婚戒送給了蘇雅。後來蘇...“林風,你和小雅都不小了,也該給咱家抱個孫子了。”

丈母孃何麗笑地說道。

正在廚房洗碗的林風,聽到這話渾一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轉過,看向麵前四十來歲,風韻猶存的人,聲道:“媽,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林風自從五年前為了蘇家的上門婿後,日子過得可謂是毫無尊嚴,連條狗都不如。

在家不是洗做飯,就是低三下四的伺候丈母孃一家。

妻子蘇雅更是對他冷漠無比,五年以來,連手都不讓他一下,在一個房間睡覺,林風都隻有打地鋪的份。

有一次炒菜鹽放多了點,小姨子蘇婷直接把筷子甩在了林風的臉上,說這燒的什麼菜,簡直是豬食!

林風當時心裡有些委屈,回了一句,結果妻子蘇雅就是一掌打在他臉上,讓他滾去房間反省。

還有一次林風給丈母孃洗腳,水熱了一點,氣得丈母孃把林風的腦袋按在盆子裡,罵他是個冇用的廢,這麼熱的水,是不是想燙死?

聽到靜的蘇雅蘇婷姐妹從房間走了出來。

蘇婷不用說,自然是冷嘲熱諷。

真正讓林風寒心的是,妻子蘇雅不但冇有幫自己,反而還罰他今晚不準回臥室睡覺,就在門口跪著!

於是,林風在門外跪了一夜,第二天差點暈死過去。

整整五年,與其說林風已經夠了這種生活,倒不如說他已經習慣了,麻木了……

不是冇想過離婚,也不是冇想過反抗,可當年要不是蘇家老爺子收留了自己,把自己養長大,林風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更何況救命之恩,自己點委屈又算得了什麼呢?

所以,在林風聽到丈母孃這番話後,心裡的震撼可想而知。

“傻小子,你怎麼說都是我的婿,小雅的丈夫,難道你們真打算這樣過一輩子?”何麗笑著說道。

林風有些寵若驚,也有些忐忑地問道:“可是媽,小雅會答應嗎?”

“放心吧,我已經跟閨做好了思想工作,以後你在家也不用乾活了,爭取早點讓我抱孫子,到時候你就是蘇家的功臣。”

何麗和悅道,讓林風趕回房間休息。

林風怔住了。

他覺得幸福來得有些太突然了。

等林風回到房間後,腳步瞬間頓住。

隻見一個窈窕的影,正俯趴在臥室的床上。

“老婆,你……”林風瞪著眼睛,顯得有些不可思議,床上躺著的人,是妻子蘇雅?

蘇雅側過臉,嫵一笑,“老公,喜歡嗎?”

林風傻傻地點了點頭。

這,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結婚五年,蘇雅對林風的態度一直都是冷冰冰的,甚至帶著幾分厭惡,連一個笑臉都不曾給他,可現在……

莫非,真的是丈母孃的開導起了作用?

不等林風多想,蘇雅一隻玉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吐氣如蘭低笑道:“老公,這些年是我不好,冷落你了,今晚,我一定會好好補償你。”

林風的呼吸急促起來,一把抱住蘇雅……

就在他準備親吻上去的時候,臥室的門突然“砰”地一聲被人踢開。

“林風,你可真是禽不如,連我妹妹也不放過!”

一聲厲喝突然響起!

林風臉一變,這聲音……怎麼有些悉

這時候,臥室的燈開了。

門口站著的,竟是丈母孃和妻子!

林風打了個哆嗦,妻子就在門外,那懷中這個?

啪!

一耳,狠狠打在了林風的臉上,懷中人用力掙出去,指著林風,咬牙切齒道:“林風,你怎麼能對我這樣?我可是你小姨子啊!”

什麼,這?

林風瞪大眼睛,呆若木!

他終於明白,原來剛纔自己的,並不是妻子,而是妹妹蘇婷婷!

蘇婷和蘇雅的相貌本就有六七分相似,再加上剛纔房間冇開燈,室昏暗,所以林風纔沒有認出小姨子。

可是,為什麼蘇婷會在妻子的房間?

哢嚓!

何麗拿出照相機,一邊拍照,一邊怨恨地看著林風道:“真是冇想到,家裡居然養了一條白眼狼!林風,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林風急了,連忙辯解:“媽,不是你剛纔讓我回房間的嗎?”

“放你的屁,我什麼時候讓你回房間了?”何麗氣急敗壞道,“我還覺得奇怪呢,好好的洗著碗,人怎麼突然不見了,原來是打算做這種豬狗不如的事!”

一旁蘇婷哽咽道:“媽,姐,是姐夫剛纔突然把我拽到這裡來的,你們可要為我做主啊!”

蘇婷麵若寒霜地著林風,聲音冇有一:“林風,你說這事怎麼辦吧?”

林風咬了咬。

他看了眼泫然泣,實則眼中帶著譏諷的小姨子。

他看了眼滿臉怒意,實則角勾起一抹冷笑的丈母孃。

他最後看向妻子,那張五年來,一直充滿了刻薄,冷漠的臉。

忽然,什麼都明白了……

謀!

這都是們的謀!

從丈母孃何麗滿臉笑容,說讓自己和蘇雅“造娃”開始,都是一場算計好的,針對自己的謀!

林風有些疲倦地說道:“行了,你們不用演了,不就是想讓我離開蘇家嗎?我現在就走。”

此話一說,三個人的臉頓時一變,顯然是被林風給說中了。

“那就趕收拾東西滾,看到你在這家裡多待一天,我就一天不舒服,反胃。”蘇雅哼了一聲,說道。

林風自嘲一笑,默默地收拾起了行禮。

這五年他被當做牛馬使喚,任勞任怨,哪怕到再多不公,再多屈辱,但隻要想到蘇家老爺子的養育之恩,最終都忍了下來。

可現在,他忍不了了,也不想再忍了。

既然這一家子這麼不待見自己,那自己索也不在這熱臉冷屁了。

累了,真的累了。

“等一下,這破東西還給你!”

蘇雅拿出一枚戒指,扔在了地上,冷漠道。

林風眼神一黯。

這枚戒指,是自己二十歲生日時,一個神人送來的。

件是以快遞的方式寄到,寄件人和地址皆是一片空白,隻留下戒指和一張紙條,上麵寫著一行字:

“王,生日快樂”。

林風當時一頭霧水,覺得應該是對方寄錯了地址,不過奇怪的是,當他帶著戒指找到快遞公司時,對方卻表示本冇有收到這樣的件,也冇有讓員工派送過。

找不到失主,林風索就把這戒指留了下來,之後和蘇雅結婚,他覺得這戒指很漂亮,就當做婚戒送給了蘇雅。

後來蘇雅還特地把這枚戒指帶去珠寶店鑒定,發現隻是一塊不值錢的廢鐵後,就再冇戴過。

林風彎下腰,把戒指撿起來,最後看了一眼悉的房子,歎了口氣,轉離開。

*

走出蘇家宅子時,林風聽到屋傳來一陣歡呼聲。

他搖了搖頭,心中苦。

人非草木孰能無,哪怕是一條狗相久了也會有吧?

可自己在們心中,恐怕連條狗都不如。

呼!

一陣寒風颳來,林風裹了裹上單薄的服,吸了一口涼氣。

今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年更冷啊……

嘟嘟嘟嘟!

一輛疾馳而來的汽車,突然從正前方橫衝而來!

這車速極快,林風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直接被撞飛了出去。

鮮飛濺,灑在了戒指上,

唰——

一縷詭異的芒,在戒指上一閃而過……床上躺著的人,是妻子蘇雅?蘇雅側過臉,嫵一笑,“老公,喜歡嗎?”林風傻傻地點了點頭。這,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要知道結婚五年,蘇雅對林風的態度一直都是冷冰冰的,甚至帶著幾分厭惡,連一個笑臉都不曾給他,可現在……莫非,真的是丈母孃的開導起了作用?不等林風多想,蘇雅一隻玉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吐氣如蘭低笑道:“老公,這些年是我不好,冷落你了,今晚,我一定會好好補償你。”林風的呼吸急促起來,一把抱住蘇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