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親自上場

認識的,一見鐘情,**。”“這條更離譜,說你是我媽買的童養媳。”黎歌無語搖搖頭,“網友腦洞真的很大。”“還有……”“還有什麼?”“還有就是罵你的……”黎歌朝黎燃做了一個凶狠的小表情,“我想揍你!”線條流暢的跑車行駛在夜色之中。毫無預兆的一輛渣土車突然變道,衝黎歌的跑車迎麵衝過來。速度極快,完全冇有打算停下。黎歌意識到不對,猛打方向盤試圖躲避,卻已經來不及。眼前一陣白光閃過——黎歌渾身汗毛倒豎,從未...-

黎歌也鬆了口氣。

“那就好!”

隨即,她抬眸,這才注意到舞台上的霍靳城,他逆著光,黎歌看不清楚他的臉,但是通過聽筒傳來他淡定自若的嗓音。

那一瞬間。

黎歌明白了他的用意。

霍靳城的致辭足足講了十五分鐘,早已經超出了原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助理連忙回了一句:“放心吧!我們早有準備……今天這場秀不砸也得砸……”

果不其然。

就在霍靳城致辭結束後,第一組的模特已經準備上場,就在這時,一個工作人員急匆匆的跑來,“黎小姐,不好了!負責青花瓷旗袍的模特腳受傷了……”

黎歌一驚,連忙起身。

“怎麼回事?人在哪裡?”

黎歌緊跟著工作人員去到了一旁的更衣室,此刻,哪位原本計劃穿那件青花瓷旗袍的模特,此刻因為疼痛已然蜷縮在地。

而她的腳背,早已經鮮血直流。

“快,拿急救箱過來……”黎歌招呼著,不一會,就有工作人員拿來了急救箱。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受傷?”

“我也不知道,我剛剛試穿高跟鞋的時候,突然裡麵有個刀片,就受傷了,這馬上就到我上場了,我的腳變成這樣了,可怎麼辦?”

黎歌的心一沉。

就好像是被人刻意安排了一樣,她深吸了一口氣,沉住氣的問了一句:“還能走嗎?”

模特搖了搖頭。

一旁的蔣依依直呼:“完犢子了,眼下這個關鍵點,去哪裡找模特?而且是必須是能穿上這件旗袍的模特?”

黎歌看著那件旗袍。

心底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化妝師,給我化妝……”

黎歌這話一出,蔣依依立馬會意,她突然眼前一亮,“對啊,我怎麼冇有想到,黎小四,你可以的!冇有人比你更合適了……”

黎歌輕嗯了一聲。

如今也隻有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舞台上。 安卓、IOS版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當第一組模特上場後,已然掀起了一波小**,所有來現場的觀眾和媒體們,在看到以青花瓷色係的衣服後。

大都深吸了一口氣。

眼底也都是驚豔!

“我天!這不是傳統瓷器的配色,居然用來製作成了衣服……”

“還有融合進了皮影戲和京劇的配色……這也太大膽了吧!”

“不過說真的,這衣服還挺好看的。”

“……”

記者們對著一件件上場的衣服猛拍,生怕錯過了任何一個細節。

“太棒了!這哪裡是衣服,這簡直把我們的傳統文化穿在了身上。”

“我發誓,這衣服一定能火!”

“絕對是帶動潮流的那種。”-傅修北徑自接過牽繩,將馬牽到了黎歌的麵前:“試試吧!”小白馬似乎聽懂了話一樣,乖乖的在黎歌麵前蹲了下來,“這馬好通人性!”黎歌說著,徑自騎上了馬背!小白馬這才緩緩的站了起來,邁著步子噠噠的走了起來。 安卓、IOS版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身後,工作人員牽來了傅修北的慣用小黑馬,傅修北上馬後,徑自的騎到黎歌的右側,雙馬並驅,倆人在馬場馳騁。殊不知,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