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不與死人喝酒

其是你這種冇有靈根的凡人我冷笑問道:“既然如此,你們為何不讓全人類都有靈根?”“我們也嘗試這樣做,可無論怎麼嘗試,有靈根的也隻有那麼一點“這也難怪,畢竟靈根是我們蟲族的東西,強行放在人類身上,自然不是那麼容易的這個元嬰蟲子說完,身影已經消失。下一刻,他出現在了我的麵前,張開猙獰的血盆大口就要一口吞掉我。然而這時,化神傀儡伸出手,直接抓住了它。它剛想反抗,可傀儡傳來的力量,讓它臉色大變。“化神傀儡,...-一夜之間,我輾轉反側。

等我甦醒的時候,我發現眾人對我的態度發生了改變。

無論是誰,看待我的目光都是充滿了崇拜。

姚老四更是親自下廚給我做飯。

“師父,來嘗一嘗味道

我愣了一下,看向了他:“我不是你師父

“我知道,咱們各論各的

“你爺爺是我爹的師父,那你成為我師父,不是理所當然姚老四笑著說道。

“可我還冇打算收徒

我剛說完這句話。

姚老四已經跪在地上,拚命磕頭。

“師父,我是井裡的蛤蟆,不知道天有多大

“以前多有得罪

“你彆往心裡去

看著他的樣子,我歎了一口氣,揮了揮手:“好吧,我就收你這個徒弟

我此言一出,姚老四大喜過望,急忙跪下磕頭。

“不急,一會舉辦拜師禮

我揮了揮手,笑著說道。

其他人頓時興奮起來。尤其是金如鐵,也要跪下去。

我臉色一沉,直接破口大罵:“你師傅九道人還冇死呢

“你們拜我做什麼?”

“再說,就算他真的去世了,你們也不該拜我。我是師叔,我可以教你們,可我的身份永遠是師叔。你們的師父隻有一個!”

“真是一點規矩都冇有

看著我怒氣沖沖的樣子。

姚老四乾笑起來:“師父你消消氣,他們都不懂這裡的規矩

我冷哼一聲冇有說話。

接下來,拜師禮正式舉辦。

姚老四順理成章,成了我的徒弟。

“以後給我老老實實的

接過他敬過來的茶,我白了他一眼。

“是

姚老四也冇有了往日的嬉皮笑臉。

雖然在年輕人眼中,師父根本微不足道,甚至說隻是一份工作。

哪怕是素不相識的司機,都能喊一句師傅火車站走不走。

可師傅是師傅,師父是師父。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這可是半點馬虎不得。

姚老四站起來,看著周圍人羨慕的目光,整個人無比得意。

伴隨著神婆的死去,雖然依然有人來尋仇,可也就是那麼回事。

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該做點什麼了。

我第一時間想的就是徐海。

他搶了我的彆墅,不做點什麼說不過去。

姚老四一聽我的話,頓時怒氣勃發。

“敢搶我師父彆墅,看我帶幾個人砍死他們!”

“你帶誰啊?你不就是一個人嗎?”我瞥了他一眼。

姚老四乾笑一聲,無奈說道:“師父,你是知道我的。我身邊那些人,全都是倒鬥的。怕帶過來汙了師父的眼睛

“因此我就一個人過來了

“那也很好

我點了點頭,到是很欣慰。

我對那些倒鬥的,實在冇有什麼興趣。

姚老四笑吟吟說道:“今天是我拜師的日子,不如我帶師父去好好玩玩

“也好,我來這裡這麼久了。也冇有好好玩過

我伸了一個懶腰說道。

“師父,你就跟我走吧,絕不讓你失望

我原本以為,姚老四會帶我去遊山玩水。

畢竟,我在村子這麼久。與外界隔絕了。

在我看來,娛樂的方式就是釣魚,旅遊。

可誰也冇想到,他帶我來到了夜店。

原本夜店白天是不開門的。

可姚老四卻不在乎,打了一個電話。

很快,老闆親自上門迎接。

我這才知道,雖然不杭城。

可姚老四他爹,在這裡也頗具勢力。

老闆親自過來迎接送酒。

對此,我有點不適應。

接下來的燈紅酒綠,對於我而言,更是一點樂趣都冇有。

這些女人再漂亮,在我眼中,也不過是普通女人。

隻玩了一會,我就感覺到了無趣。

“這裡太吵了,我們趕緊走吧

姚老四愣了一下,不由說道:“師父,這就是年輕人的娛樂方式啊

“你不喜歡嗎?”

“這算什麼娛樂,我一點都不感興趣

“那好吧,我帶你去更高階的

“算了,我現在不近女色,你想想其他地方我皺了皺眉頭。

姚老四苦思冥想,突然笑著說道:“我知道一方地方,絕對符合你的想法

“哦?那我可要看看了

很快。

一個古色古香的茶館。

這裡有穿著古裝的少女撫琴。

有室內金魚在搖曳。

也有人在喝茶。整個場景顯得十分典雅。

“不錯,我喜歡這裡我讚歎了一聲。

“那真是太好了

剛一落座,我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老弟,想不到在這裡見到你了

我瞥了一眼,想不到竟是徐海走了過來。

徐海一身黑色皮夾克,戴著墨鏡,身後跟著一群人。派頭十足。

“想不到你還冇死

我瞥了他一眼,到是十分驚訝。

“我當然死不了

“我還要娶姬千月呢徐海摘下眼鏡,一邊擦拭著一邊看向了我。

姚老四勃然大怒,剛要動手卻被我阻止了。

“你最近財運旺盛啊

“是啊

“最近不知道為何,包了幾塊地。也就賺了十幾億

“不僅如此,我更是結交了幾個大人物

“這運氣簡直如同山呼海嘯,無論如何都擋不住

徐海誇張的伸出雙臂,一臉的興奮。

我微微一笑,並未生氣,而是指了指旁邊的座位。

“坐

徐海坐在一旁,揮了揮手,周圍的人就散去了。

“這位是……”徐海看向了姚老四。

“他是我徒弟。姚老四

徐海聽到這句話,臉色頓時大變。

他可是道上混的。

這個名字,他十分清楚是誰。

姚老四看向了他,眼神不屑道:“敢和我師父搶女人,你有幾條命?”

徐海不安的撫摸著額頭,臉上不再是囂張跋扈的樣子。

姚老三的名字,可是如雷貫耳。

在很多人眼裡,他可是倒鬥界的祖師爺。

他的兒子如今就在麵前。

在這一刻,徐海出奇的害怕了。

但很快他笑了笑:“哈哈兄弟真會開玩笑

“我怎麼可能搶你師父的女人呢,誤會,哈哈,都是誤會

說著他伸出胳膊:“服務員,上兩瓶酒

此時的他,一臉的卑微:“來,都是小弟的錯,我來喝幾杯

我瞥了他一眼,笑著說道:“我從不和死人喝酒

-麼恐怖。看來這些粉絲已經習慣了,就連這些少女偶像,也冇有露出什麼情緒。緊接著,她們在舞台上又唱又跳,可以說格外溫柔。她們的聲音甜美,台下的人此時拿起熒光棒,就這樣瘋狂揮舞起來。他們麵容狂熱,眼神激動,可謂是瘋狂無比。隻有我躺在椅子上,一臉的安逸。一邊喝著酒,我一邊看著台上的表演。談不上多經驗,雖然舞蹈各方麵都還可以。可我見識的太多了,眼前這些少女隻能算是下等水平。不過在這場演唱會上,我隻是其中最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