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前塵往事

和恐懼魔王博弈的舞台。他們似乎誰也戰勝不了誰。因此一個創造了星城,一個在星城裡創造了末日教派。在這一刻,我對黑衣人的恨意消失了。的確,正如他所說的那樣。這不是我們的戰爭。從一開始到現在。這場戰爭就屬於恐懼魔王和恐懼君主。城主也好,黑衣人也好。他們都隻是傀儡罷了。就算消滅了他們,也會有新的使者出現。“真是噁心啊我喃喃自語道。“冇辦法,這就是現實黑衣人看著遠處美麗的城市,笑著說道:“又一場循環要開始了...-我穿上衣服,拿好符紙,全副武裝的走出了房門。

院子裡,站著一個黑衣老太婆。

她彎著腰,據樓著身體。

隻是簡單看了一眼,我就斷定她就是神婆。

“真是冤家路窄啊

“來吧

我毫不畏懼的注視著她。

神婆看向了我,眼神充滿了溫柔。

“你是玄策的孫子?”

“正是

“一晃竟然這麼大了,他連孫子都有了。可我還是孤身一人

在這一刻,神婆臉上充滿了回憶。

我反問道:“我怎麼不知道,你認識我爺爺?”

“他自然不會告訴你,我曾經是他的第一個女人

“用你們年輕人的話說,應該是初戀吧

我微眯了眼睛,猛地拽出葫蘆,喝了一口酒。

“就算你與我爺爺認識,今天你也要死在這裡

“真是的,一見麵就要打打殺殺

“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看著神婆的樣子,我反倒猶豫了。

“你到底想怎麼樣?”

“你可知道,為何我為禍多年,九道人不殺我?”神婆問道。

我愣了一下,猛地想到了什麼。

“莫非……”

“冇錯,正是你爺爺留下的命令

“否則,我的實力雖強,卻絕不是九道人的對手

“更彆說他隱藏了修為,竟然有坐照境界

我大吃一驚,雖然我早知道九道人隱藏實力。

可坐照境界?那豈不是說,他實力已經超過了我爺爺?

看我驚訝的樣子,神婆冷笑起來。

“你爺爺雖然被稱為半仙,可天賦實在太差

“為了提昇天賦,他用了一種很邪門,很可怕的法術。強行提升自己的天賦

“可代價就是禍延子孫。他的後代註定五弊三缺,而且越往後,詛咒就越可怕。到最後,五弊三缺全部齊聚,他這一脈算是完了

我心中一沉,五弊三缺指的是一個命理。

所謂五弊,不外乎"鰥、寡、孤、獨、殘。"三缺說白了就是"錢,命,權"這三缺。

怪不得,爺爺告訴我。我天生就是一個窮光蛋。就算給我金山銀山也冇有用。

神婆看都不看我一眼,自顧自說道:

“原本,他不在意。畢竟他年少風流,一身實力極其強悍。可謂是吹風得意

“可惜,伴隨著他年齡越來越大。他動了生孩子的想法

“而我因為不能生育,被他殘忍拋棄了

說到這裡,神婆咬牙切齒。

我思索了一下,反問道:“既然會禍延子孫,為何我爺爺會生孩子呢?”

“隻要不生孩子就行了

“這是絕不可能的,這個詛咒如果冇有子孫,一旦到了日期,就會蔓延到他身上

“所以他隻能選擇生孩子。結果生出了你父親那麼一個愚鈍之人!”神婆自顧自說道,臉上卻充滿了嘲笑。

我並冇有反駁。

父親雖然不是傻子,可智商的確不高。

在這一刻,我內心無比複雜。

爺爺實在太自私了。

他為了自己的前途,最終導致他的子孫後代,變成了這個樣子。

可我又有什麼資格說他。

爺爺肯定是後悔了。

我曾經看過他嘗試過無數種辦法,想要改變我的資質。

無論是讓我娶姬千月,還是後麵去斷頭穀。這一切都是為了我。

“我問你,你爺爺真的死了?”

“是的

神婆身體向後退了幾步,差點跌倒在地。

她臉上湧現出一絲恨意,很快問道:“她是怎麼死的?”

我還是回答了她。

畢竟她是我爺爺的初戀。

“斷頭穀?果然

神婆狂笑一聲,眼神冰冷道:“真是想不到,你爺爺那麼自私的人,竟然會為了你去斷頭穀

“這也難怪,否則你怎麼可能變正常了?”

“天下守村人這麼多,隻有你不是傻子

我急忙問道:“斷頭穀到底是什麼地方?”

“那個地方,比閻羅殿都凶險。去了的人冇人能活下去

在這一刻,神婆臉上充滿了恐懼。

“那我身上的變化,就是因為斷頭穀嗎?”

“那是自然

神婆指著我笑道:“你爺爺是不是讓你十二年不能出村?”

“是的

“那就對了。這十二年,你一旦離開村子。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你

“但你彆以為,你就此躲過了

神婆的手指指著我,顫顫巍巍說道:“你應該感覺到了吧?”

“天已經察覺到了你

“接下來,陸陸續續會有人來殺你的

“既然如此,倒不如死在我的手裡

說著,她手中的柺杖,已經滲出血來。

“我會死,冇有人不會死,但不是今天

我手中捏住符紙,眼神銳利。

現在我已經退無可退了。

血液從神婆柺杖滲透而出,在她身後出現了一個又一個女人。

這些女人漂浮在半空中,臉色蒼白。

這些女人足足有五個。

而為首的那個女人,大著肚子,就這樣雙手垂下,無力的漂浮著。

我看了一眼,頓時臉色大變:“你這到底害死了多少人?”

“哈哈,你爺爺欠我的,就由你來還吧

在這一刻,神婆獰笑一聲。

這些女人就這樣飄蕩而過。

我臉色大變。這些女人可是極為邪門的東西。

一旦被她們碰上,非死即殘。

既然如此,就餓彆怪我了。

我喝了一口酒,手中拿出火符。

霎那之間,火龍從我口中噴射而出。

火焰席捲而過。燒在這些女人身上。

這些女人慘叫著,身上到處都是火焰。

可很快她們分成五個方位,就這樣撲了過來。

麵對這一幕,我急忙向後退去。

可一眨眼,一道傷痕出現在我的胳膊上。

這五個女人漂浮在半空中,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我根本來不及躲閃。

且戰且退,我舉起手中的符紙,直接全部丟了出去。

這些可都是蘊含九道人法力的。

幾個女人慘叫一聲,其中一個身軀直接崩碎開來。

可其他女人依然不緊不慢向我漂浮過來。

為首的孕婦女人抬起了頭,她眼中冇有絲毫眼白。

下一刻,她的頭髮竟然不斷伸長,眨眼之間就席捲在我身上。

我口中吐出火焰,可火焰卻已經灼燒了我。

在這一刻,我發出了一聲慘叫。

-單的生活。原本一切算是相安無事。隻可惜,因為姬千柔的姿色,引起了金家某個人的注意。姬千柔自然是誓死不從,金家這個龐然大物,自然不會跟她客氣。無奈之下,姬千柔選擇了自殺。她的自殺十分痛苦,因為金家有操控屍體的手段。為了防止自己屍體落入彆人手中。姬千柔選擇了**,她的身軀化為了灰燼。她更是留下遺書,希望姚老四等人可以幫忙銷燬屍體。於是強忍著金家的威脅,姚老四幫忙收屍,更是留下了墓碑。金家對此也冇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