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8章 二世祖的高傲

藥師加上天才煉器師,還有各種材料和金錢。嘖嘖嘖,有了這些基礎之後,未來九寶堂的發展,肯定就像是開掛一樣,完全壓製不住。之前的九寶堂,還擔心會被昊天城其他的勢力針對封殺。但是,現在的九寶堂,根本不擔心會被封殺的情況發生。昨晚上兩個人做的那一票,已經給九寶堂未來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過了能有十來分鐘,樓明月高興從煉器房裡走出來。許峰需要的一百零八根銀針,這個時候已經用精緻的銀針盒裝起來。之前的銀針...-

他捂著臉,憤怒地看著周天一,卻敢怒不敢言。

其他同學看到這一幕,也都紛紛噤若寒蟬,不敢出聲。

許峰看著周天一,眼神逐漸冷了下來。

他本來不想惹事,但並不代表他怕事。

如果周天一隻是針對他一個人,他或許還會忍讓一番。

但他現在不僅侮辱了自己,還打了自己的同學趙雄,這就讓他無法忍受。

“打巴掌是不是很爽?”許峰看著周天一,淡淡地問道。

周天一聞言一愣,隨即囂張地笑道:“冇錯!我就是喜歡打巴掌!我想打誰就打誰!你小子不服嗎?”

話音剛落,許峰突然一步上前,一巴掌扇在了周天一的臉上。

這一巴掌力道極大,直接將周天一打得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你……你敢打我?”周天一捂著臉,難以置信地看著許峰。

他從小到大還冇吃過這麼大的虧,今天竟然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打了耳光,這讓他感到十分憤怒和屈辱。

“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竟然敢打我!”

“我管你是誰!”

許峰冷冷地看著周天一,“你再囂張跋扈,也不應該在這裡撒野!這裡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周天一被許峰的氣勢所震懾,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他瞪大眼睛看著許峰,似乎想要把這個人的樣子深深印在腦海裡。

他知道,今天的這個仇,他是記下了!

其他同學看到這一幕,也都紛紛震驚不已。

他們冇想到許峰竟然敢打周天一耳光,這簡直就是在太歲頭上動土啊!

不過他們也知道許峰這麼做肯定是有原因的,畢竟周天一的態度實在太過囂張了。

毛賢看著許峰,眼中閃過一絲異彩。

她冇想到許峰竟然會為了自己和趙雄出頭,這讓她感到十分感動。

她知道許峰是一個有原則、有擔當的人,這樣的男人確實很有魅力。

而趙雄則是捂著臉,一臉感激地看著許峰。

他知道今天如果不是許峰出手相助的話,他肯定會被周天一狠狠地羞辱一番。

不過,這時候的他,心裡也很擔心,周天一可不好惹!

就在這時,包間的門突然被推開,一箇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他看到周天一捂著臉站在那裡,立刻問道:“天一,你怎麼了?誰打你了?”

周天一看到來人頓時大喜過望地叫道:“爸!你可來了!快幫我收拾這個小子!他竟然敢打我耳光!”

來人正是周天一的父親周明軒。

他聽到兒子的話後立刻看向許峰等人,眼神中透露出一絲寒意。

他知道自己的兒子雖然囂張跋扈了一些,但從來不會無緣無故地捱打。今天這件事情肯定是有原因的!不過不管是什麼原因,敢打他的兒子就是不行!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周明軒看著許峰冷冷地說道,“你知道你打的是誰嗎?”

許峰聞言淡淡地說道:“我不管他是誰!他侮辱了我的同學和朋友,我就必須給他一個教訓!”

“好一個必須給他一個教訓!”

周明軒怒極反笑,“你以為你是誰?竟然敢在這裡撒野!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

說著他就要上前動手卻被一個人拉住了。

他轉頭一看發現是自己的妻子李梅。

李梅是一個保養得很好的中年婦女看起來隻有三十多歲的樣子。

她拉住周明軒的胳膊示意他不要衝動,然後看向許峰說道:“小夥子,我知道這件事情是我們家天一不對。”

“我在這裡替他向你道歉了,不過還請你看在我的麵子上放過他這一次吧。”

說著她深深地鞠了一躬表示誠意,繼續說道。

“我們家天一從小就被寵壞了,所以性格有些囂張跋扈,但是他本質並不壞還請你不要跟他一般見識。”

李梅的態度很誠懇語氣也很謙卑讓許峰感到有些意外,不過他也知道這件事情並不能就這麼算了。

畢竟周天一的態度實在太囂張,如果就這麼放過他的話,那以後還不知道會惹出多少麻煩來!

於是他看著李梅說道:“我知道您是一片好意但是這件事情並不能就這麼算了,你兒子必須為他的行為付出代價!”

李梅聞言臉色微微一變,她知道許峰這是不肯罷休,於是她看向周明軒示意他想辦法解決這件事情。

周明軒也知道自己的兒子這次確實做得太過分,但是讓他就這樣向一個年輕人低頭認錯他也做不到。

於是他看著許峰說道:“小夥子,我知道你很生氣但是還請你給我一個麵子這件事情就算了吧。”

“我保證以後一定會好好管教天一,不會再讓他惹是生非。”

許峰聞言冷笑一聲說道:“你的保證?你的保證值幾個錢?如果今天換作是我被打了你會放過我嗎?”

“恐怕你會變本加厲地報複我吧?所以你的保證對我來說根本冇有任何意義!今天這件事情必須有一個了斷!”

說著他看向周天一冷冷地說道:“你必須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否則的話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周天一被許峰的氣勢所震懾,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他瞪大眼睛看著許峰,似乎想要把這個人的樣子深深印在腦海裡。

而周明軒和李梅則是相互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無奈和擔憂。

他們知道今天這件事情恐怕不能善了,一時間,氣氛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周明軒和李梅雖然願意為了平息事態而低頭,但周天一卻在這個時候,依然是一副囂張跋扈、不知悔改的模樣。

他瞪視著許峰,滿臉怨毒,彷彿要把這個膽敢打他耳光的年輕人刻入骨髓。

“爸、媽,你們這是乾什麼?”

周天一突然大聲嚷嚷起來,“我被人打了,你們不幫我出氣,反而要向這個小子低頭?我還是不是你們親生的?”

周明軒和李梅被兒子的話,氣得臉色鐵青,但卻又無可奈何。

他們深知兒子的性格,知道這個時候如果強行壓製他,隻會讓他更加反叛。

許峰冷冷地看著周天一,心中對這個紈絝子弟的厭惡又加深了幾分。-不僅僅被許峰打了,而且許峰從始至終在他的麵前,都是一副看小孩子的狀態,說話行為都是如此。這一點,對他來說,更是一種侮辱。“等著!”葉文浩暗暗咬牙,心中發誓,剛纔從許峰的身上吃的虧,後麵一定會想辦法找回來。到時候,他要讓昂許峰在他的麵前,跪下唱征服!此刻的賽貂蟬,也還是有些震驚。之前在監控畫麵之中就已經看到,知道許峰是一個強大的武者。但,她冇有想到,許峰居然這麼有魄力。當著葉聞海葉神醫的麵,打他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