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禍起蕭牆

上那溫熱的手心,仰頭道,“我會讓你看見我的誠意。”東方月白看著自己被打掉的手,倒也不惱,“舟車勞頓,夫人早些歇息吧。”蘇澄映望著東方月白離去的背影,一直等他徹底消失在門口,才倒回到了床榻上。閉眼之前,她滿腦子想的都是一句話,跟這人打交道,簡直比上戰場還累。意識朦朧之際,蘇澄映夢到了上一世。那時的她聽聞大皇子召喚,急急地想要回歸盛唐,是東方月白阻攔在了她的麵前。可惜那時蘇澄映早已深陷泥潭,又哪裏聽得...花廳裏,賓客們依舊在相互閑聊著。

正是招呼客人的四皇子妃和二皇子妃,瞧見老夫人去而複返,連忙雙雙走了過來。

“剛剛聽崔姑娘說,皇姑母內急出去了,我特意跟四弟妹在這府裏挨個找了一圈,也是沒找到皇姑母,可是擔心死我了。”二皇子妃恭敬的說著。

老夫人握著蘇澄映的手在不斷收緊,麵上卻不動聲色的笑了笑道,“年紀大了,內急這種事情便是一刻都忍不得,好在有盛唐公主在身邊,便是隨便找了個地方將就了。”

二皇子妃微微垂眸,遮住了眼中的精光,隨即笑道,“若是皇姑母一會再是有什麽不舒服,直接喊我或者四弟妹,孝順皇姑母是我們應當做的,若是怠慢了皇姑母,我們纔是罪該萬死。”

不愧是劉仁貴妃親身傳教出來的人,明明是想要監視老夫人的一舉一動,卻說得比唱的還好聽。

老夫人到底是宮裏麵出來的,二皇子妃能虛情假意,老夫人就能比她表現的更加情真意切,讓二皇子妃根本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跟圓滑虛偽的二皇子妃比起來,四皇子妃就明顯遜色了不知道多少,隻知道站在一旁靜靜地陪著一張笑臉。

蘇澄映趁著幾人周旋的時候,悄悄朝著崔婕珍的方向看了一眼,沒想到老夫人前腳剛出門,二皇子妃後腳就主意到了,好在崔婕珍並沒有實話實說,不然一旦打草驚蛇纔是麻煩。

崔婕珍注意到了蘇澄映的目光,對著她眨了眨眼睛,小事而已,無需放在心上。

不多時,便有丫鬟來報,“四皇子妃,四殿下說前廳即將開宴。”

一時間,花廳的女賓們紛紛起身,三三兩兩地朝著前院的方向走了去。

老夫人由蘇澄映攙扶著走在後麵,一雙眼睛始終看著招呼著賓客的四皇子妃。

蘇澄映知道,老夫人在心裏還是對四皇子妃抱有一絲希望的,畢竟是同族人。

前廳裏,四皇子同樣帶著男賓們朝著前廳走著,而女賓這邊就算是瞧見了男賓一時半會也說不上話,因為從後花園到前院,還需要經過一座小橋。

就在四皇子妃和二皇子妃帶著眾人往橋上走去時,就見一個身影從後麵衝了過來,一眾的女賓被撞的尖叫連連。

一時間,小橋上亂成了一鍋粥。

老夫人看著那橫衝直撞而來的東方容露,攥緊了蘇澄映的手,就這麽死死地盯著那個身影,沉著的臉上不見半分表情。

東方容露卻在路過蘇澄映和老夫人身邊時,對著蘇澄映露出了一絲扭曲的笑意。

與此同時,四皇子妃和二皇子妃循聲回頭,就瞧見東方容露瘋了似的衝了過來,根本不給二人反應的機會,東方容露就一頭撞在了四皇子妃的身上。

“啊——!”

四皇子妃腳下不穩,尖叫一聲,連同東方容露一起,朝著橋下的湖麵落了去。

“噗通——!”

又是一聲悶響傳來,隻見四皇子妃和東方容露將凍冰的湖麵砸開了一個冰窟窿,二人雙雙墜進了冰冷的湖水裏。

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所有人都懵在了原地。

四皇子當先喊道,“來人!趕緊救人!”

周圍的小廝聞聲趕來,紛紛跳進湖裏麵去救人,不多時,四皇子妃和東方容露就被雙雙給打撈了上來。

隻是湖水的溫度太低了,直將二人給凍昏迷了過去。

蘇澄映重重地看了老夫人一眼,隨後鬆開了老夫人的手,跟隨著其他女賓們一同朝著四皇子妃和東方容露的方向走了去。

老夫人疑惑地看著蘇澄映的背影,就見蘇澄映隨著眾人一起蹲在了二人的身邊,幫忙將一件件的衣衫往四皇子妃的身上蓋著。

剛巧此時,二皇子就到了。

四皇子如同見到了救星一般,連忙上前詢問二皇子該如何處理,二皇子在簡單詢問了片刻後,先是讓人進宮去喚太醫過來,隨後親自上前,代替四皇子給周圍的賓客們說著客套話,再是命四皇子府裏的小廝們送在場的眾人先行回去。

一番的周旋安排,可謂是讓眾賓客們無不稱讚連連。

正是跟眾人忙著一起照顧四皇子妃的蘇澄映,看著一席藍袍,玉樹臨風的二皇子,心中冷意漸濃。

借著安排四皇子府裏的事宜,以此來彰顯自己的周全穩重,不愧是上一世登頂的人,若論裝模作樣的本事,就連盛唐的那位大皇子都是要甘拜下風的。

隨著眾賓客紛紛離去,唯獨蘇澄映和老夫人被暫且留了下來,哪怕二皇子話裏話外盡顯客氣,卻明擺著是想要先行將她們二人扣押在這四皇子府邸裏。

老夫人並沒有多說什麽,看向四皇子就道,“勞煩四殿下先行帶著我去暫坐休息。”

四皇子悄悄看了一眼二皇子,隨後才恭恭敬敬的說道,“皇姑母這邊請。”

隨著四皇子妃和東方容露先行被下人們抬了下去,蘇澄映和二皇子妃也跟在老夫人的後麵,一起朝著內廳的方向走去。

隻是二皇子妃似很是著急,一邊走還一邊不停地朝著四皇子府邸門口張望著。

二皇子擰眉訓斥道,“皇姑母麵前,豈容你亂了分寸?”

二皇子妃被訓斥的不敢說話,好半晌才小聲道,“臣妾隻是擔心四弟妹的身體,畢竟四弟妹現在還懷有身孕……”

“你說什麽?”

“二嫂,你說的可是真的!”

四皇子和二皇子聞言,均是一愣。

二皇子妃點頭就道,“本來月份還小,四弟妹跟我說想著先偷偷養養,再是將這個好訊息告訴給四弟的,沒想到就出了這樣的事情……”

老夫人和蘇澄映麵對此情此景,無聲地對視了一眼,心裏很清楚,如今站在她們麵前唱戲的這三個人,如此的費心費力,不過是想要置於東方家死地罷了。

果然,四皇子妃懷孕落水的訊息,很快就傳到了涼帝的耳朵裏。

四皇子府內廳裏。

匆匆出宮的涼帝坐在主位上,隻是挨著身邊而坐的卻不是賢妃,而是劉仁貴妃。

劉仁貴妃看向四皇子就道,“賢妃聽聞了訊息後,便昏了過去,不過你放心,本宮既是代替賢妃過來,便一定會和皇上還你和四皇子妃一個公道的。”勇氣。如此,霍刀便對蘇澄映有了幾分欣賞,“東方家少夫人,裏麵請。”語落,掀開了身後寫著‘賭’字的簾子。賭坊迎客從不分時候,金東賭場又是上京頗為出名的存在,遠遠看去,碩大的廳堂內擠滿了賭客。前來賭博的人,有官宦子弟,有富甲之徒,更有家財散盡,滿身饑荒之人,但卻從來沒有女子敢踏進賭坊的,如今瞧著蘇澄映邁步而入,幾乎是瞬間,便是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不知是哪家的小姐,瞧著倒是有幾分姿色。”“若是美人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