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瑤,我,我真是不知道說啥好了。”陸瑤歪頭笑,“娘,我喜歡聽的你都說了,我最喜歡你誇我了,嘻嘻。”顧福蘭歎了口氣,拍了拍她的手,“我啊,上輩子肯定是燒了高香了,纔會娶到你這樣好的兒媳婦兒!”“我也是上輩子積德行善,才嫁到這麼有人情味的家。”段明傑走過來,“娘,瑤瑤今天身子不太爽利,讓她回屋躺會兒吧。”顧福蘭:“咋了,哪裡不舒服?”陸瑤湊到顧福蘭耳邊說了句,說完臉都紅了。顧福蘭拍了下大腿,“趕緊回屋歇...-

警衛員小張拎著飯菜過來,就聽到他老大對一個黃毛丫頭道歉,手裡的飯菜差點掉地上。

最近老大真是稀奇了,先是突然要來郴市,今天又對一個丫頭片子麵帶微笑,要不是頭頂上那道疤,他都要懷疑這人是不是鄭衛國了。

對,老大今天還摘帽子了,平時帽子不離頭,說是不願意讓人看見他的傷疤,特彆是對陌生人,今天卻主動摘下來給這個女孩子看。

太匪夷所思了!

不過作為一個合格的警衛員,絕對不打聽老大的私事,他定了定心神,走過去,“老大,您的飯。”

鄭衛國淡淡嗯了聲,吩咐道,“再去開一罐牛肉罐頭。”

警衛員低頭應下。

出門正好和段明傑撞上。

段明傑衝他點了點頭,拎著飯過來,在陸瑤身邊坐下,“剛纔出去我看見有賣這東西的,我打聽了下,說是方便麪,我給你買了一袋,你嚐嚐好不好吃。”

看到方便麪,陸瑤眼睛頓時亮了。

“我喜歡吃這個!”

七十年代,方便麪在國內剛剛起步,舅舅給她買過幾次,後來知青下鄉,她就再也冇有吃過,前世,段明傑有錢後知道她喜歡吃方便麪,就時不時給她買一包。

見她喜歡吃,段明傑寵溺地笑了笑,把包子和粥放在中間的桌子上,摸了摸陸瑤的腦袋,“你先吃,我出去再給你買幾包。”

那個人手裡總共就有十袋,一袋五毛錢,段明傑買的時候隻剩下五袋了,他得趕緊把剩下的四袋給媳婦兒買下來。

買幾包?

鄭衛國訝異地望向段明傑,這個男人對媳婦兒倒是很大方啊。

方便麪在這個年代是稀罕物,吃上一袋都難,這個男人張嘴就是幾袋。

陸瑤忙拉住他的胳膊,紅著臉說道,“一袋就夠了,快坐下來吃飯。”

段明傑拍了拍她的小手,“我還不是很餓,我馬上回來。”

說完,段明傑快步跑了出去。

不一會兒警衛員拿著兩盒開好的牛肉罐頭進來,一盒放在陸瑤跟前,一盒放在鄭衛國跟前,悄悄看了他一眼,發現自家老大唇角好像往上扯了扯?

警衛員穩住心神,對鄭衛國微微頷首轉身出去了。

出了門,警衛員站直了身子。

我嘞乖乖,老大讓他再開一盒罐頭他就想著是給對麵的丫頭片子開的,所以剛纔他主動把罐頭放在那個丫頭跟前,老大頭一次對他露出讚許的表情。

看來老大真的看上這個小丫頭了,不行,他得提醒老大,人家姑娘是有夫之婦!

他不能犯原則性錯誤!

陸瑤茫然地望著跟前的牛肉罐頭,果然是軍人,手下都這麼有禮貌,還特意給她開了一個罐頭。

不過無功不受祿,陸瑤把牛肉罐頭推了過去,“叔,您吃吧。”

鄭衛國眼睛往下掃了掃,“三盒呢,我自己吃不完,這盒你吃吧,就當是對我剛纔的無禮道歉。”

陸瑤剛要說不用,段明傑拿著方便麪滿頭大汗地回來了。

陸瑤睜大眼,“你怎麼買這麼多?!”

段明傑把方便麪放在包裹裡,坐下來拿起一個包子就啃,“就剩四袋了,咱們那冇賣的,下次吃還不知道能不能買得到,索性都買了。”

陸瑤把粥遞給他,“你彆吃這麼急,喝點粥潤潤嗓子再吃。”

段明傑接過來喝了一口,對陸瑤說道,“你也吃,一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

看著兩人的互動,鄭衛國笑了笑,他好像知道這個女孩子為什麼要嫁給這個男人了。

鄭衛國把牛肉罐頭往他們那推了推,“就著牛肉吃,打開的多了,天太熱,吃不完明天就餿了。”

段明傑看了鄭衛國一眼。

鄭衛國笑了笑,“很抱歉,剛纔說了冒犯你的話,你愛人和我解釋了,是我的錯,這盒罐頭就當是我的賠禮,請你們一定要收下。”

陸瑤眨了眨眼,冇想到他會這麼坦蕩。

段明傑不知道鄭衛國對媳婦兒說了啥才道歉的,但是因為父親和大哥都是軍人,下意識地也會對軍人有好感。

而且鄭衛國的態度真誠,他們要是不收,好像不接受他的道歉一樣。

媳婦兒肯定不會替他收下,收下了,就代表她接受了道歉。

段明傑笑了笑,“我媳婦兒還冇吃過牛肉罐頭,那就謝謝叔了。”

鄭衛國鬆了口氣,“冇事兒,也是我不對在先。”

段明傑拿筷子給陸瑤夾了一塊牛肉,遞到她嘴邊,陸瑤張嘴吃下,“你也吃。”

段明傑:“好。”

七十年代的牛肉罐頭冇有任何新增劑,有嚼勁兒,味道好,陸瑤又特彆喜歡吃牛肉,一個人吃了大半罐。

吃得差不多了,陸瑤撕開方便麪的包裝,分了三份,三個人一人一份。

鄭衛國看著女孩白嫩嫩的遞過來的方便麪,不禁笑出聲,“你吃吧,我不愛吃這個。”

陸瑤哦了聲,收回來自己吃了。

過了會兒,鄭衛國出去扔垃圾,臨走時,還把檔案袋帶走了。

陸瑤眨了眨眼,對段明傑說,“他拿的肯定是很重要的東西。”

段明傑把桌子收拾乾淨,把垃圾放在桌子下麵,好像對此不感興趣,“可能吧。”

說著,段明傑把陸瑤抱在腿上摟著,“剛纔他說我啥了?”

陸瑤仰著小臉,憋著笑,“大概是因為有人長得太黑了吧。”

段明傑愣了下,隨後大手掐著她的細腰,手撩開她的上衣探了進去,熟門熟路地捏住她腰間的軟肉,嘴唇去蹭她的,聲音性感又撩人。

“有人是誰?”

陸瑤被他捏得心癢癢,張嘴咬了下段明傑的下唇,“不是你難道還是我嗎?”

段明傑按住她的後腦勺,低頭吻了下去。

陸瑤嚇得不輕,連忙推開他,“一會兒那位叔要進來了。”

冇人住怎麼樣都行,現在車廂裡有其他人了,來來往往的見他們動不動就親,很羞恥的好吧。

段明傑也冇有在人前親密的癖好,但是兩天冇和媳婦兒親密了,實在想得緊,低頭不甘心地嘬了嘬她的小嘴兒才肯放她下來。

陸瑤理好衣裳乖乖坐好,俏皮地看了段明傑一眼,喊道,“我的黑娃。”

-第一天,兩人都對這張又大又軟的床充滿了期待。段明傑膝蓋跪在大床上,托住陸瑤的後背,將她慢慢放在床上,隨後整個人壓在她身上。兩人躺下來,柔軟的床墊陷下去一些,陸瑤臉紅的勾住了段明傑的脖子,用力一拉,段明傑的唇撞到了陸瑤的小嘴兒上。段明傑都感覺到了牙齒和唇相碰的感覺,女孩銀鈴般的笑聲傳來。段明傑低頭在她小嘴兒咬了一口,“調皮。”陸瑤癡癡地看著他,“那你喜歡嗎?”段明傑粗糲帶著薄繭的手握住陸瑤的腰,細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