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基因統考

下了腳踏沖水。剛悶了一口的許退鬱悶了,卻是晚了半步。無奈,一咬牙,隻能將剛悶下的全部一起含到了裡,的閉上了!“這麼重的味,都幹什麼了?”老班於澤平的喝問道。“放水!”“老師,我們在放水!”“嗯,還放了幾串屁!”程黑子很是招恨的補充了一句。老班於澤平盯了程默一眼,目最後落在了閉的許退上,“許退,你呢?”許退閉不語!老班手中細細的鞭子揚起,炸出了鞭花。“回答我!”皮鞭威脅之下,許退無奈!“我........金城、九中、高三7班。

雖然高考已經結束,並且所有的同學都已經知道了自己的高考績,但此時此刻,卻都滿心期待的看著班主任於澤平,還有稍許忐忑。

因爲接下來,班主任於澤平要宣佈的事項,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他們的未來。

過窗戶灑進來的,給一張張繃的青春洋溢的臉龐新增了一抹金,還有影!

“接藍星聯盟華亞大區基因委員會、華夏基因委員會、華夏教育部聯合公告.....”

班主任於澤平隻說了這三個方機構名稱,高三7班的所有46名同學就不由自主的坐直了,作傾聽狀。

不同學十指錯,甚至屏住了呼吸。

因爲接下來要公佈的容,比一百年前、被稱爲一考定終生的全國高考還要重要。

堪稱是一考定未來!

“2137年高考基因雙優線是597分,基因一優線是483分,基因錄取線是395分。”

三條分數線,從班主任於澤平口中念出,像往常一樣,快而清晰。

但卻有若三道平地驚雷,讓不學生臉煞白,瞬間失去了。

也讓不學生長呼了一口氣,臉輕鬆之。

有那麼七八位同學,卻像是被雷劈了一樣,楞楞的坐在那裡。

“這......395分?”

“今年的基因錄取線怎麼比去年一下子提高了22分?”

“我......我......我就差一分!”

一位男同學努力的撇著,但最終卻沒有控製住自己的緒,當場伏桌大哭!

這引得另外幾位沒有達到基因錄取線的同學亦啜泣起來。

一條基因錄取線,未來被定格!

聽著幾位同學的哭聲,許退滿心難,想安一下後低泣的同學,卻不知道從何開口。

也有幾分後怕。

一條分數線,就三個數字,此時此刻,卻基本上決定了九位同學未來的人生!

按班主任於澤平高考前給他們增的說法,若是過不了基因錄取線,你這輩子,除了茍,就再沒有任何希了!

可是現在這短短一瞬間,許退卻突然覺的,老班當初說的,遠沒有現在殘酷!

講臺上,老班於澤平靜靜的看著那幾位沒有通過基因錄取線而大哭的同學,脣抿著,嚨有點發堵!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帶高三畢業班了,同樣的經歷,有過六次了。

但每一次心頭都沉重的無以言表。

沒達到基因錄取線的後果,對這些剛剛十八歲的花季孩子們,有些難以承!

下意識的,於澤平看向了窗外,目直虛空——該死的侵者!

若不是那些宇宙侵者,這條基因錄取線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殘酷。

時間可以平一切傷痕!

教室的哭聲與悲泣在半刻鐘逐漸停止。

班主任於澤平深吸了一口氣,“未達到基因錄取線的同學們,也不必氣餒,

條條大路通羅馬,你們以後好好努力,弄到一瓶E級或者D級基因解放藥劑,還是極有可能的。

基因進化這條路上,一切皆有可能,這都是有先例的,我就不多說了。”

安也隻能這麼多了。

“好了,接下來,未達基因錄取線的同學請到職教報到,儘快確定下一個學習方向。

其他同學,請在15鍾之在四號練場集合!”

老班於澤平的目在這一刻變得銳利無比,“你們的基因統考,纔剛剛開始!”

......

四號練場,短暫的道別之後,包括許退在,剩餘的37號高三7班的學生,俱已到達。

三三倆倆的湊在一起,議論著績,有著憧景,也有著淡淡的擔憂。

“我471分,還沒到一優。”

“我534分,剛過一優。就是不知道能開啓幾個基因基點。”

“我603分,小你多分?”程默忽地問道。

“老程,你應該大。”許退說道。

“爲什麼?”

“因爲我比你高一分。”

“才高一分?”

“高一分那也是大......砰!”

突如其來的,一記響亮的掌甩在了許退的後腦勺上,許退眼睛一瞪,就要發火。

“我艸,誰.......咦,老班來了!”許退那張臉在一瞬間完了發怒與笑臉的轉換。

賤賤的笑臉。

班主任於澤平無視了許退的賤笑,穿過人羣,直接走上了講評臺。

“有些同學考了高分,那春風得意的心,我能理解。

但我要告訴他的是,高考得到高分,僅僅是拿到了基因統考的場劵,

能不能考好的基因大學,

能不能強化甚至進化自基因,爲基因戰士,爲宇宙強者,還要看你們自己的努力!”

這句話,班主任於澤平是遙看著許退說的。

出一口大白牙許退,訕訕的笑著。

講評臺上,老班於澤平目從許退上移開的同時,衝著高三7班的學生們咆哮起來。

“現在,訓練繼續!

三倍日常訓練量!

按規定,罰許可權和力度完全開放!”

一條細細的皮鞭從膀大腰圓的老班於澤平手中甩出並炸響。

一幫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學生們包括許退在,臉上都浮現出深深的懼。

老班於澤平往日隻開放了五的罰許可權與力度,都讓他們一個個鬼哭狼嚎的。

那完全開放的罰許可權與力度,得多酸爽?

沒人想去嘗試!

下一剎那,許退像是兔子一般竄了出去。

第一個專案,五千米跑。

不對!

五千米是日常訓練量,此時三倍訓練量,也就是一萬五千米,15公裡!

沒有人有怨言。

更沒有人疑。

一來是在場的同學都明白爲什麼要這麼做。

二來是三年的時,他們在老班於澤平這位育老師的摧殘下,早已經適應了。

沒錯,老班於澤平就是育老師。

如今所有的高中生的班主任,都是育老師!

又訓主任!

日常訓練。

也就是每天都要進行的訓練。

這樣的訓練已經持續了三年。

嗯,包括皮鞭。

細長的鞭梢以穩、準、狠的姿態在了許退的屁上。

“有本事訓也高一分!”

讓許退校服下的屁飛速的隆了起來,也讓許退嗷的尖起來。

“今天的訓練目標,是要磨出你們的極限,以便最大限度提升你們服用基因藥劑的效果!”

細長的鞭梢在老班於澤平手中呼呼炸響,聲音傳許退一乾同學耳中,如若驚雷逐,一個個不由自主的大幅度加速起來!

不同學這時候邁開雙,步幅甩開,輕輕鬆鬆就超過了許退等一乾同學,了領頭羊!

許退亦大幅度加快了速度,但卻儘量的保持著一個勻速,努力的調整著呼吸!

這是一萬五千米的長跑,可不是一就能過去的五千米!

之後還有俯臥撐八十次、波比跳五十次、蛙跳八十次,變速跑十組,引向上五十個,障礙跑三百米,四肢靈活訓練十分鐘,神經反訓練十分鐘.......

嗯,三倍!.

如今這時代,由育老師做班主任的一乾學子們,早就適應了這種強度的訓練。

但驟然翻了三倍的訓練量,在老班那細細的皮鞭威脅下,很快的就筋疲力盡。

當老班說出‘休息放補水’幾個字的時候,一個個就如死狗一般躺在了地上。

大口的灌著校醫早就備好的帶著幾分怪味的能量水,一個個如死狗般躺在地上大氣。

“放水,誰去。”

許退踉蹌著起,大的痠疼讓他走路變得一瘸一拐的。

程默這廝見狀連忙翻而起,連瘸帶跳撲上來摟住了許退的脖子,把小半的重量在了本就疼的呲牙裂的許退上,嘿嘿直笑。

不過,不等程默笑完,程默自己先慘起來。

重達100公斤噸位的唐廳也是有樣學樣,撲掛在了程默上。

一個接一個,慘聲與笑聲連一片。

下,一幫呲牙裂的年勾著肩搭著背鑽進了廁所。

看著某個背影,老班於澤平瞇起了眼睛。

痛快的放完水,剛要走,噸位百公斤級的唐廳停下了腳步。

“哥幾個,來來來,解解乏,提提神!”

唐廳發了一圈,順帶扔給了許退一,然後變戲法一樣在廁所的某個隙裡出了東西。

廁所,八個男生湊到一塊,突然間,一個傍大腰圓的影猛地踏了廁所。

一幫孫子都賊溜。

幾乎是聽到第一聲示警的時候就把手中的東西扔進了便池中,程黑子第一時間踏下了腳踏沖水。

剛悶了一口的許退鬱悶了,卻是晚了半步。

無奈,一咬牙,隻能將剛悶下的全部一起含到了裡,的閉上了!

“這麼重的味,都幹什麼了?”老班於澤平的喝問道。

“放水!”

“老師,我們在放水!”

“嗯,還放了幾串屁!”

程黑子很是招恨的補充了一句。

老班於澤平盯了程默一眼,目最後落在了閉的許退上,“許退,你呢?”

許退閉不語!

老班手中細細的鞭子揚起,炸出了鞭花。

“回答我!”

皮鞭威脅之下,許退無奈!

“我......在生氣!”

三縷白煙從張開的許退口鼻中噴出。

這是之前悶下去的...

一幫孫子們看著這一幕立時鬨堂大笑!

老班於澤平的掌狠狠的落在了許退的後腦勺上,

“生氣?

看把你能的!

生氣還能生出煙來?

你咋不昇仙去?”

“去,再加半份日常訓練量!”

許退立時出了生不如死的表,唐廳、程默等人卻是眉弄眼的笑了起來。

“你們也一樣!”

老班於澤平補充了一句,立時就讓唐廳程默等人的笑容化了哀嚎聲!

“老班,慧眼如炬!”

跑出廁所的許退眉開眼笑,衝著老班於澤平出了大拇指!

......

夕的餘輝下,一幫渾被汗水溼的年們,勾肩搭背的離開練場,奔向了回家的路。

耳邊,還回響著老班訓主任於澤平的咆哮聲。

“這幾天,都它瑪給我老實點!

誰再敢那些垃圾玩意,影響基因藥劑效果,老子這鞭子一定會得他媽媽!”

“回去之後多補充蛋白質,做好恢復.......”

“明天來的時候,帶齊電子證件,帶上家長簽名的意外責任同意書,還有保險單......”到高分,僅僅是拿到了基因統考的場劵,能不能考好的基因大學,能不能強化甚至進化自基因,爲基因戰士,爲宇宙強者,還要看你們自己的努力!”這句話,班主任於澤平是遙看著許退說的。出一口大白牙許退,訕訕的笑著。講評臺上,老班於澤平目從許退上移開的同時,衝著高三7班的學生們咆哮起來。“現在,訓練繼續!三倍日常訓練量!按規定,罰許可權和力度完全開放!”一條細細的皮鞭從膀大腰圓的老班於澤平手中甩出並炸響。一幫平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