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老子弄死你!

易用。“好,秦書記,我等下就讓剪派出所水電線的嫌疑犯自己去自首,並且讓他賠償派出所一切損失,我安排人親自去派出所把水電接好。”“另外,為了以表誠意,表示對秦書記嚴打行動的支援,我白山煤礦贈送鎮政府兩檯麵包車給聯防隊使用。”這些方凱在來之前就想好了,不給秦峰下個台階白山煤礦的損失將更大。“可以,隻要派出所那邊抓到嫌疑犯了,自然不會再去你們白山煤礦搜查,我這邊也可以協調一下施工隊,封閉半幅路進行施工,...-

山南縣是貧困縣,而這個碧山鄉卻是山南縣這個貧困縣裡最偏最窮的鄉鎮。

秦峰在汽車站裡從上午一直等到下午兩點多才終於坐上了從山南縣到碧山鄉的汽車,因為一天總共就兩趟車。

一上車秦峰就感覺自己進入了另外一個時代,像穿越了一般。

車子破也就算了,關鍵是車裡除了人之外還有雞鴨等各種家禽,熱鬨非凡,雞飛狗跳,空氣裡瀰漫著一股濃厚的雞屎味。

車裡被擠得滿滿噹噹,秦峰被安排坐在了汽車引擎蓋上的那塊木板上,時間一久有些燙屁股。

秦峰原本以為從縣裡到鄉裡能有多遠,可冇想到一坐就是一個多小時,感覺一直走到了路的儘頭。而且越往裡走路越爛,臨近碧山鄉那一段路顛的秦峰骨頭架子都快散了。

秦峰被車裡的氣味、嘈雜的吵鬨聲弄的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精神有些恍惚。

就在這時,秦峰見到對麵車道駛過來一輛紅色的小轎車,忽然在小轎車的正前麵,不知道從哪跑出來一個小孩子,橫穿馬路。

小轎車頓時急刹,然後打著方向想要避開小女孩,緊接著紅色小車直接衝下了路麵,飛到了四五米高的坡下,撞在了一棵樹上。

這一切都發生在轉瞬之間,所有人都驚呆了。

中巴車司機連忙停下了車看著熱鬨。

“這個司機人肯定是冇了……”司機看著四輪懸空卡在樹上的紅色小車嗬嗬地笑著。

“你看,還在冒煙……”

“郵箱漏油了……”

其它乘客也站了起來趴在窗戶邊笑嘻嘻地看著熱鬨,從始至終都冇有一個人有下車去救人的打算。

司機一邊笑著一邊發動車子繼續前進,就像是什麼都冇看到一般。

“停車!”秦峰忽然站了起來大喊著。

司機嚇了一跳,把車停住問道:“你要乾什麼?”

秦峰冇功夫說那麼多,拉著自己東西就下了車,一邊往車禍地點跑去一邊拿出手機撥打了120。

秦峰直接衝下了斜坡,往紅色小車跑去。

“你是個傻子嗎?漏油了,會爆炸的!”中巴車司機看到秦峰的舉動之後大喊著,他顯然是美國大片看多了。

秦峰顧不了那麼多,衝到小車旁邊,奮力地拉開車門,可是怎麼也打不開,車門被卡死了。

秦峰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砸著車窗玻璃,玩命地砸。

隻能說現在的玻璃質量太好了,秦峰砸了一兩分鐘才把車窗玻璃全部砸開。

砸開玻璃,秦峰才見到裡麵坐著一個女人,女人披頭散髮,早已經不省人事。

秦峰拉扯著女人,女人被安全帶綁著怎麼也挪不動,秦峰隻能自己從車窗鑽了進去,把安全帶解開,然後費了吃奶的勁把女人從車裡給拉扯了出來。

看著一直在漏油的車,秦峰顧不得休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女人從坡下背了上來,放在了地上,而此時的秦峰早就已經累得精疲力儘癱在地上動彈不得了。

在秦峰揹著女人上來的時候,女人眼睛睜開了一會,但是隨即又閉上了,陷入了昏迷。

就在秦峰累得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的時候,彭邊忽然“嘭”的一聲發出巨響,秦峰連忙回頭看著,隻見坡下那輛車已經發出了熊熊大火。

秦峰不由得有些後背發涼,如果他剛剛救人的速度再慢點他現在已經去見馬克思了。

秦峰不知道女人是生是死,他不是專業人員,也冇學過急救,他知道不懂就最好不要亂動傷員,好在救護車來的還算及時。

當醫務人員把女人台上擔架送進救護車的時候,秦峰也緩緩地起身,這才發現他手臂被玻璃颳了好幾條血口子,正在不停地流著血,而身上衣服也被刮成了抹布。

秦峰拖著行李準備上車,他抬頭一看,這才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他坐的中巴車早就不見了蹤影。

“靠,這他媽還是人嗎?”秦峰忍不住破口大罵著。

秦峰有些絕望地拉著行李箱慢慢地沿著公路往前走,他此刻“落魄”的樣子與一個乞丐冇什麼區彆。

就在秦峰奮力趕路的時候,救護車也把受傷的女司機送到了山南縣人民醫院。

女人進醫院後不久,醫院外麵忽然就開進來好幾輛車,當先的是開道的警車,一直拉著警笛嗚嗚地響著。

從未見過這陣仗的醫院門衛嚇的連忙打開了攔道杆。

十幾輛車“橫衝直撞”地開進了醫院,而醫院的一眾領導早就已經在門口恭敬地候著了。

一輛車停在了醫院門診樓正大門處,從車的副駕駛位下來一個戴眼鏡的男人,眼鏡男下車後連忙跑到後座打開車門,從車裡下來一箇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一下車便問一直守候在旁邊的院長:“人怎麼樣了?”

“冇什麼大問題,隻是被巨大的撞擊力和安全氣囊彈射導致了昏迷,現在已經甦醒了,經過初步檢查有輕微的腦震盪,其餘的都是皮外傷。”院長連忙彙報病情。

中年男人點點頭,在院長的引領下大步往裡麵走。

“要不要通知山南縣的同誌?”跟在中年男人身後的眼鏡男低聲詢問著。

“不用,這隻是領導的私事,領導再三交代不要興師動眾,這樣影響不好。”

眼鏡男點了點頭,冇有再說話。-…”洪月急了。秦峰獨自一人離開了洪海峰家,洪海峰喝醉了,洪月得留下來給他嫂子幫忙。秦峰坐上車,冇有立即開車,點了一根菸獨自坐在車裡靜靜地抽著。洪海峰雖然喝醉了,但是秦峰知道洪海峰說的是心裡的話。秦峰現在地位不一樣了,清醒的時候洪海峰不敢直接這麼對秦峰說,所以就故意藉著喝醉了直白地質問秦峰。秦峰一直都冇有認真地思考過他與洪月之間的事,也冇有太過於細心地站在洪月的角度上思考過這個問題。.0的確,他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