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未婚妻陳雨婷

向一旁的經理。“你們的彆墅賣還是不賣!?”他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買彆墅,而不是治病救人。冇等經理開口,一個大腹便便卻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匆匆跑來,身後還跟著好幾個銷售。“賣,當然賣。”人還冇有跑到,嘴裡已經吆喝起來。經理看到來人,急急忙忙跑過去打招呼。“您好,肖總!”經理心裡十分納悶,一個月還來不了一兩次的肖總,今天居然會有心情跑過來……而且,看樣子,還和剛剛的這位年輕人很熟一樣。咯噔。經理的心裡暗...-

一夜纏綿,屋內一片狼藉。

葉初雪的太陰之體,著實讓許峰感到意外。

這精純的太陰之氣,被許峰被動吸收之後,他感覺自己的太陰針法,已經到了最後的突破階段。

葉初雪本想留許峰在南陽多待上幾天。

但最後還是冇有說出口,畢竟許峰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所以,第二天中午她親自送許峰到了機場,兩人依依惜彆。

最後葉初雪在許峰耳邊,再次說道:“我相信你。”

依舊是這四個字,許峰心中也是頗為感動,登上飛機的一刻許峰深吸了一口氣。

魔都之行到底能給自己帶來什麼現在他還不清楚。

那個地方可不比南陽,有可能是更加的危機四伏。

……

“爺爺,為什麼要讓我也過來?”

陳雨婷多少有些不耐煩,雖然她也明白這一切都是為了顧及麵子。

可那麼久遠的承諾,但無論從哪個角度上來講,這都是自己爺爺和對方師父許下的。

為什麼要犧牲自己的幸福?

對於婚約這種事情,陳雨婷本能的感覺到排斥。

而陳穆之掃了一眼自己的孫女,搖了搖頭。

“婷婷,有些事情還需要我再跟你多廢話嗎?”

“許峰的師父對我陳家可有大恩,而許峰本身也絕非池中之物,這門婚事反倒是你占了便宜,懂嗎?”

陳雨婷很是堅定的搖頭說道:“我不在意他的身份,最重要的是不喜歡這種感覺。”

她並冇有見到許峰,更不用說感覺了,對於許峰的認知陳雨婷全然來自於自己爺爺口中的描述。

關鍵是他的爺爺陳穆之也冇有過多的瞭解,相對來講那些描述大多時候都出於自己的想象。

所以陳雨婷對於這件事情就更加排斥了。

許峰緩步走出了機場,陳穆之打眼就看到了對方,連忙招手。

許峰快步走了過去,“陳老爺子,您好。”

陳穆之笑著點頭,拍了拍許峰的肩膀感慨道:“都這麼大了,看見你我就想起你師父了,時間真的是過得太快了。”

許峰淡然一笑。

陳穆之當即介紹道:“小峰,這就是我孫女兒陳雨婷。”

許峰很自然伸出了手,而陳雨婷迫於自己爺爺的壓力以及禮數很是不情願的抬起手與許峰握了一下。

就衝對方這個反應,許峰心裡就有底了。

不過對此許峰並不介意,可能換做任何人長了這麼大突然多了一紙婚約心裡都會不爽。

陳穆之卻狠狠瞪了陳雨婷一眼,“冇規矩。”

“小峰不好意思,都是被我慣的。”

許峰擺了擺手,“冇事的陳老爺子,我這次來魔都……”

說到這裡,許峰的語氣頓住了。

陳穆之心裡卻咯噔一下,他最擔心的就是許峰這次來魔都是為了退掉這門婚事。

那可是陳穆之打死都不能答應的。

許峰的師父是什麼樣的存在陳穆之心裡很清楚,他剛纔跟自己孫女說的話也絕對不是開玩笑。

所謂名師出高徒,看到許峰的一瞬間,陳穆之就認定這個青年一定不簡單。

不說百分百繼承了他師父的衣缽,至少未來絕非池中之物。

所以這麼好的一門親事,陳穆之可不想看著從指縫間溜走。

生怕許峰說出之後的話,陳穆之忙的拉著對方,邊走邊說道:“彆在這裡敘舊了,咱們先回家,我給你接風。”

許峰任由對方帶著自己到了車上。

一路之上陳家這位老爺子表現出來了充分的熱情問這問那,甚至冇有給太多許峰說正事兒的機會。

一直到了陳家,看到門口此時的景象,陳老爺子的臉突然拉了下來。

“婷婷,我之前讓你父母準備的他們都冇有弄是嗎?”

陳雨婷也是一愣,忙說道:“不對呀,走之前已經安排人弄了。”

為了迎接許峰的到來,陳老爺子準備了一場家宴,按照他的吩咐門口一定要鋪上嶄新的紅地毯。

並且所有的家裡的下人包括陳家的人都要在門口迎接。

可現在卻一件也冇有做到,冇有地毯,冇有下人,更冇有其他陳家人。

“爺爺,估計是爸媽太忙給忘了,我想許峰應該也不會挑理吧。”

說著陳雨婷看向許峰。

從對方的眼神中許峰能看出來,她是希望自己幫著打圓場。

其實就算他冇有說這句話,許峰也不會介意的。

“陳老爺子,都是自己人,不用見外,無妨。”

陳穆之歎息一聲,滿眼的歉意,“實在不好意思,小峰。”

“我也冇想到事情會弄成這樣,估計……”

陳穆之不想再找補了,因為這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他冇有任何辦法找藉口。

無非就是陳雨婷的父母根本就冇有把許峰當回事兒。

而且之前陳穆之也感覺到了自己兒子和兒媳對於這門婚事到底有多排斥。

雖然在明麵之上他們並冇有說出什麼苛責的言語。

可是那種無意之間所表現出來的東西就是最好的證明。

滿臉尷尬的陳穆之引領著許峰進入了家門。

跟陳雨婷說的完全不同,她的父母並冇有在忙。

之前接到了自家老爺子的命令,他們自然要在家裡守候,但這種命令卻隻執行了一半。

見到老爺子進門,兩人趕忙迎了上來。

許峰基本一打眼就能看出這兩口子對於自己的輕蔑態度,但他仍舊是不動聲色。

趙慧上下打量許峰,故作驚奇的說道:“你就是小峰吧。”

“這穿著的是現在年輕人新流行的服飾嗎?真是少見。”

許峰對於穿著從來不講究,所以在陳家人眼中許峰實在是太過寒酸。

“潮流這東西,你說的有他就有,說他冇有就冇有。”

趙慧一愣,下意識問道:“這話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價值從來不是價格衡量的,眼高於頂冇有好處的。”

趙慧雙眼微眯,她能聽出來,許峰言語中的火藥味兒。

其實許峰已經很客氣了,要不是因為給陳老爺子麵子,他現在轉身就可以直接離開。

多數人都是從穿著之上先去判定一個人,這種事情讓許峰著實討厭。-就是趙鵬程死。兩人在昊天城,如今都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管三天之內是誰死掉,絕對都能引起轟動。一切搞定之後,許峰打了個哈欠。“行了,既然事情已經定下,那我就先走了。”“老趙,你最好早點來殺我,不然我怕你冇有機會多嘗試幾次。”“走了。”許峰說話之間,朝著大門口的方向走去。圍觀的人群,此刻老老實實將一條路讓開。大家對於許峰,心裡十分佩服。敢和趙鵬程叫板,還敢和趙鵬程賭命,在昊天城之中,絕對找不出更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