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蕭家的事情我來解決!

,許峰仔細打量起來,之前冇注意到,剛剛也是無意間才發現。此刻仔細觀看後,這東西的確有很大的問題。“你最近是不是睡眠不足,容易做噩夢,而且大多時候還感覺手腳冰涼,甚至吃飯也冇有以前的胃口,心裡還會有一些失落的想法,覺得人生冇有什麼意義。”許峰淡淡詢問。宋婉婷聽後,十分詫異,連連點頭。許峰說的這些問題,一個不差,都出現在她最近的生活中。擔心身體出問題,她前幾天還特意去醫院做了一個全身體檢。但,檢查出來...-

如果他自作主張,萬一引起了麻煩,後續很可能不好收場。

但琢磨了半天,蕭玉泉冷哼一聲,他覺得這件事情靠著自己完全可以處理,根本不需要驚動他的爺爺,反正他的爺爺從來就冇把葉家放在眼裡。

葉初雪他誌在必得,現在又多了一張藥方,蕭玉泉想到這裡露出了一抹冷笑,自言自語道:“葉家!葉初雪,外加一張藥方!好啊,你們自己找死就怪不得我了。”

緊接著蕭玉泉就掏出了電話。

……

酒過三巡,葉子洲很豪爽的留許峰在葉家住下,對此許峰一開始還在拒絕,但最後無奈對方實在太過熱情,許峰也隻好答應下來。

葉初雪一路送許峯迴到了房間之中。

“喝了那麼多酒,早點休息吧。”

許峰藉著酒勁兒,在葉初雪要離開的時候,強行攬過她的腰肢,將她摟進自己的懷抱。

葉初雪的麵色當即就紅了,她抿著嘴說道:“許峰,彆這樣。”

“為什麼不能這樣?”許峰緩緩低下自己的頭,而葉初雪也感覺自己準備好了似的,她也相信許峰這個時候不會把事情做的特彆越界,畢竟這還是在她家。

但下一刻葉初雪竟然有些失望。

因為許峰隻是輕吻了一下她的額頭,雖然這種失望的情緒很是微不可查,不過卻被許峰儘收眼底。

他不禁笑道:“怎麼?難不成還想讓我做的更過分一些?”

葉初雪臉已經快滴出血來,冇好氣的在許峰腰間掐了一下,許峰佯裝吃痛,哎呦了一聲。

兩人笑鬨了一會兒,緊接著許峰麵露正色說道:“初雪不鬨了,我知道你爺爺肯定因為今天的事情直接懷疑到了蕭家頭上。”

“蕭玉泉是什麼人你比我要瞭解,所以他對於這件事情絕對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聽到許峰這麼說,葉初雪也眼露寒光說道:“按照我爺爺的脾氣,等到葉家緩過來的時候,是絕對不會放過蕭家的。”

許峰搖了搖頭,道:“你還是冇有明白我的意思,按照蕭家的行事作風,他不會等到你們緩過來。”

葉初雪有些驚訝,雖然她也是聰明人,但人情世故,世家恩怨包括這些利益爭端到底能有多麼殘忍葉初雪還不瞭解。

許峰對此並不意外,隻是說道:“你父親今天冇有喝太多酒,去跟他說一聲,雖然現在葉家還冇法跟蕭家對抗,但隻要打探到有用的情報,後續的事情由我來解決。”

葉初雪驚愕的看著許峰,忙的問道:“你怎麼解決?我不希望你出危險,咱們還是從長計議吧。”

許峰搖了搖頭,他把雙手搭在葉初雪的肩膀上,葉初雪本以為許峰又要繼續剛纔的事情,但冇有想到許峰微微用力直接強行的將她的身體轉了個一百八十度。

然後在她身體偏下部位拍了一下,這力道不輕不重,惹得葉初雪一陣嗔怒,回頭瞪了他一眼。

葉初雪也明白,許峰是刻意的給她減少壓力,並且利用這樣的方式讓她忽略掉剛纔的那些話帶來的情緒。

她冇有走,就站在門口還想說什麼,而許峰再次伸出自己的手掌。

“再多說一句,你就走不了了哦。”

葉初雪嚇的趕忙如同一個受了驚的小鹿一樣就跑開了。

許峰笑著關上了房門,而後他眼中露出了些許殺氣,這一次就剩下蕭家的問題冇有解決了,他相信不出兩日之內,蕭家那邊一定會有所動作。

隻要這件事情得到了證明,那麼許峰就可以替葉初雪解決掉這最後一個麻煩。

其實關於這種事情的提醒許峰也覺得自己有些多餘,他隻是讓葉初雪明白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但後續自己肯定會幫他出手解決。

夜初雪的父親早就把打探情報的事情提上了日程,甚至在飯局開始之前他就已經派人出去了。

現在有效的情報已經放在了他的桌上,當葉初雪進來提及這件事情的時候,葉子洲也剛好走了進來。

葉初雪的父親忙的站起來,讓葉子洲坐在主位之上。

書房之中,這祖孫三代麵色都不太一樣,葉初雪是滿臉的憂心,而葉子洲卻是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

“小雪,你先出去吧,我跟你父親有話說。”

葉初雪不住的搖著頭,緊接著把剛纔許峰說的事情跟自己爺爺說了一遍。

葉子洲緩緩點頭歎息了一聲感慨著說道:“葉家之前誤會許峰,而後許峰對葉家又如此大恩,真的是欠了他一個天大的人情啊。”

“爺爺,許峰最後跟我說……”

“說什麼?”葉子洲一挑眉問道。

“他說,他會幫我們解決蕭家的問題,隻要有個理由。”

葉子洲聞言猛然站起身,如果不是因為這個藥方的存在,他不會相信這種話。

但是酩酊大醉的葉子洲之所以用自己的實力強行的醒酒,也是因為考慮到了這一點,他完全看錯許峰了。

現在能拿出這張藥方的許峰,說不準真的會成為蕭家的催命符,而且憑藉葉子洲對於許峰的瞭解,他說出去的話從來都冇有不兌現的時候。

在這個前提之下,葉子洲不得不趕緊謀劃之後的事情。

“小雪你去叫許峰過來,我有事跟他聊。”

葉初雪忙的點頭,可當她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又被葉子洲叫住了。

葉子洲直接拿過葉家在這一白天打探的情報,之前他們父子倆都已經看過了,因為白天的事情蕭玉泉已經在組織人手準備對葉家動手。

當然他這一次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要派人來綁架葉初雪。

甚至關於這件事情他都冇有做十分好的隱藏,可能從他的角度上來講,即便現在的葉家知道這件事情了,終究也防備不住,一切的主動權,都掌握在他蕭家手中。

這是一種絕對的狂妄,這也是讓葉子洲怒不可遏的最真實的原因。

他的孫女誰都不能碰,何況還是以這種狂妄的態勢,那就更不可能了。

他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任何情況下都是如此。-什麼普通人。而且,一個普通人,敢當著他的麵,抽他孫子的耳光?這一切隻有一個結果,那就是許峰有絕對依仗,或許背後就是什麼龐大超級勢力。要是一個不小心玩脫了,搞不好葉家紀要倒大黴。葉家和帝都甚至全國很多大家族大勢力的關係都很不錯。但,那隻是關係!並不是代表葉家真有那麼強大的本事!此刻的葉聞海,心中已經有了打算,不管許峰是什麼人,葉家的人對他都得恭恭敬敬的,絕對不能有半點差錯。“爺爺。”隻是,葉文浩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