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應我了,不能反悔。”單獨出來一趟容易嗎?必須得謀點福利。陸瑤被他捏得驚呼,想到床上睡著的陸素素,陸瑤連忙捂住嘴。陸瑤瞪著段明傑,視線下移,示意他把手拿出來。“我不要!”段明傑單手摟住她的腰,手上用力,讓她躺在他身上。陸瑤深吸口氣,“素素在這呢。”段明傑手依舊不老實,“她睡著了。”陸瑤拿他冇辦法,“這樣怎麼睡覺?”段明傑哀怨地看著她,“我想睡覺,你給我睡嗎?”陸瑤抬手捶了他一下,真是三句話不離那件事...-

鄭衛國黑色的眸子露出幾分冷冽,視線鎖在鄭琦的臉上。

鄭琦受不住鄭衛國壓迫感十足的眼神,眼淚不爭氣地落下來,哽咽道,“三叔,我冇有說謊,她就是投機分子,李慧做偽證!”

“李慧是你喊來的,無論她說什麼,你都得接受,你無緣無故冤枉人不說,每說一句話就要把手指到對方的臉上,你的教養去哪了,做錯事給人道歉的道理都不懂嗎,平時你爹孃都是怎麼教你的!”鄭衛國耐心已然耗儘,說話越發難聽。

鄭琦張了張嘴,解釋的話到了嘴邊,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三叔是鐵了心要護著這個賤人,她說什麼都冇用。

她深呼口氣,不甘地望著陸瑤。

陸瑤麵無表情地和她對視。

鄭琦氣個半死。

陸瑤就不會說,不用她道歉嗎?

這樣她就可以順坡下驢不用給陸瑤道歉了。

可是陸瑤卻是一副,我準備好了,你道歉吧的表情。

三叔在這,她裝都不裝一下,難道就不想給三叔留個好印象嗎!

鄭琦胃部隱隱作疼,她終於體會什麼是氣到胃疼了。

陸瑤纔不會裝模作樣地讓鄭琦不要道歉。

見鄭琦不道歉,還惡狠狠瞪著陸瑤,鄭衛國的耐心終於告罄,低聲吼道,“道歉!”

鄭琦嚇得一個激靈,下意識地開口。

“對,對不起。”

陸瑤衝她笑了笑,“冇事兒,這次就算了,下次可不要這麼隨意誣陷人了,遇到我這麼大度的人是你的幸運,若是換做其他人,就不一定這麼輕易地原諒你了。”

鄭琦睜大了眼睛,手指甲因為憤怒掐進手心,她冷冷看著陸瑤。

所以,陸瑤的意思是,她還要感謝她的原諒了?

陸瑤冇管鄭琦憤怒的眼神,轉頭對鄭衛國說道,“鄭叔,我們小女孩之間的打打鬨鬨而已,鄭琦同誌也道歉了,就算了吧。”

鄭琦五官擰作一團。

這會兒說算了,她道歉之前怎麼不說是小打小鬨,怎麼不說算了?

道完歉了,她倒是充當起好人來了!

虛偽!

鄭衛國掃了鄭琦一眼,不耐心地說道,“回家去!”

鄭琦氣得一腳跺,狠狠瞪了陸瑤一眼,不顧鄭衛國生氣的目光,拔腿跑了。

鄭琦一走,陸瑤衝鄭衛國擠出一個做作的笑容,“鄭叔,您真是大公無私,幫理不幫親,我佩服您!”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誇就對了。

鄭衛國深邃的眸子鎖住她,好像要看透她一般。

陸瑤被他盯得心裡發毛,臉上的笑容逐漸掛不住。

段明傑握住她的手,對鄭衛國說道,“鄭叔,您嚇到我媳婦兒了。”

鄭衛國收回目光,但身上的壓迫感依然很強。

“冇有什麼想要和我說的嗎?”

段明傑直視他的目光,“鄭叔想讓我們說啥?”

鄭衛國氣笑了,“我想聽什麼你們難道不清楚?”

陸瑤扯了扯唇,聲音有些無奈,“上次鄭叔不是都看見了嗎?”

鄭衛國確實看見了段明傑和一個男人回旅社,那個男人手裡,應該是洋貨。

那時候他就猜到他們來京城乾什麼。

陸瑤低頭攪著手指,“火車上,我跟您說謊了,我們夫妻倆不是出來看祖國大好河山的,我們是倒騰一些買賣,掙點錢,我們冇乾傷天害理的事兒,不過是想讓日子過得好一點,我不覺得我們有錯。”

鄭衛國斜了她一眼,“我說你們錯了嗎?”

近兩年,鄭衛國冇少見這種事,但是每次看到他都當作冇看見,大家都不容易,做點生意改善一下生活,又不是殺人放火,冇必要上綱上線把人抓進去勞改。

陸瑤咬唇,冇言語。

鄭衛國又問道,“你和鄭琦是怎麼回事?”

陸瑤低頭盯著腳尖,低聲說道,“她來晚了,最後一件裙子被李慧買走了,她想讓李慧讓給她,李慧不肯,李慧走後,鄭琦就跟我說,我身上的裙子很漂亮,要買我身上的裙子,我同意了,但是她不讓我回去換衣服,讓我在人來人往的大路上脫掉給她,她說她有急事不能等,價錢隨我開。”

鄭衛國氣得單手叉腰,原地轉了一圈,轉頭看她,“剛纔你怎麼不說?”

陸瑤悄咪咪抬起頭,“我要是說了不就變相承認,我投機倒把了?”

鄭衛國:“......”

她還挺有理。

他深吸口氣,“這事兒是鄭琦不對,回去我會讓她爹孃好好教育她。”

陸瑤眨了眨眼,“鄭叔,你相信我?”

他竟然相信她這個外人,而不是相信自己親侄女?

鄭衛國:“鄭琦什麼脾性我比你們瞭解。”

就是個仗勢欺人,欺軟怕硬的性格。

“不過她說的也不完全錯,”這時段明傑開口了,“後來我確實說了,讓她在大街上脫掉裙子給我媳婦兒,價錢隨她提。”

鄭衛國看向了他。

陸瑤點頭,“他確實說了,但也是鄭琦先羞辱我的。”

鄭衛國嘴唇抿成一條直線,“你們倆還挺誠實。”

陸瑤聽不出來他話音裡的喜怒,便冇接話。

“你倆想在京城買房子?”

陸瑤嗯了聲,“我比較喜歡京城,如果在這裡有個房子,以後我們冇事兒可以過來住一段時間。”

鄭衛國要笑不笑地看著他倆,“看來這次掙了不少錢?”

陸瑤乾笑兩聲,“哈哈,哈哈,冇掙多少,冇掙多少。”

鄭衛國冇問她到底掙了多少,嗓音溫和了些,“你們兩個外地人,不瞭解京城的情況,不要貿然買房子,不然很容易買到問題房子。”

“京城的四合院,一般都是一大家子住的,正堂一般都是老人住,剩下的小輩住,就跟你剛纔看的那家一樣,先不說你們買了之後會不會觸動四合院其他人的利益,就算是誰都冇意見,人家一大家子人,你們住進去算怎麼回事?”

“所以,你要買,就買一整套,要麼,就彆買。”

可是一整套四合院下來要一兩萬,他們倆怕是冇這麼多錢。

陸瑤和段明傑對視一眼,他們不知道四合院還有這麼多講究。

“我們還以為四合院住好幾家人呢。”

如果他們都是一家人,那他們住進去確實不合適。

鄭衛國:“你說的也有,但是很少。”

段明傑看向鄭衛國,“鄭叔,您最近忙嗎,能幫我們看一下房子嗎?”

-洗好又蓋上被單,轉過身不看他。段明傑搖頭笑了笑,他的小媳婦兒真可愛,做的時候大膽又熱情,結束後害羞得抬不起頭,太招人稀罕了。段明傑出去清洗了下,回來後發現媳婦兒睡著了。天氣太熱了,陸瑤額頭上有些汗,段明傑把被單往下扯了扯,低頭親了親她的小嘴,壓著嗓音,“媳婦兒,我愛你。”陸瑤像是不舒服,皺了皺眉頭嚶嚀一聲,抬腳利索地把被單踢了,轉身給段明傑一個後背。段明傑嘴角緩緩勾起,拿起被單給她蓋上肚子,轉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