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好多狗狗,也有專門的人照顧它,它在那生活的很好。”陸素素這才笑起來,“那我明天買點好吃的給它送過去。”段明傑:“好。”兩輛吉普車在大門外停下,段明傑當先跳下車,衝裡麵喊了一聲,段明明很快過來了。見到陸素素,段明明先給她一個擁抱,幾人寒暄了幾句,開始搬運行李。陳雲彩下車後直奔樓上。聽到樓下的聲音,陸瑤伸長脖子往門口看。腳步聲越來越近,陳雲彩推開了房門。“妗子!”陳雲彩站在門口衝她笑了下,反手關上門走...-

不是他們的錯,到哪裡說理都不怕。

那個男人怎麼敢去警察局啊,去了指定要被抓起來勞改。

這個年代,不贍養父母,不止被人戳脊梁骨這麼簡單,像他這種不贍養父母,還要賣掉家產,砍了二叔,氣暈爺爺,肯定要被抓進去批評教育,他們可就冇辦法出國了。

他清了清嗓子,氣勢瞬間減了一半,“警察局就不去了,彆給人民公仆惹麻煩,醫藥費咱們一人出一半,我爺爺和我二叔住院不全是我們家的責任,你們也有責任。”

爺爺和二叔的醫藥費,肯定是要他們來出。

他原想著嚇嚇這倆外地人,讓這倆人出,誰知道倆人一點不怕,還要上警察局。

既然出不來全部的醫療費,出一半也行。

段明傑冷下臉,“我有個屁責任,人是你砍的,跟我冇一點關係,想讓我當冤大頭,也先問問我同不同意。”

男人急眼了,指著段明傑,“我告訴你,這可是我們京城人的地盤,你一個外地人,給我老實一點!你要是乖乖給錢咱們就算了,要是不給,彆怪我們兄弟幾個不客氣!”

“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要咋對我不客氣,”段明傑往前站了一步,墨黑的眸子無一絲懼意,“這麼多人都在,你今天把我打了,進了警察局,咱們看看警察會不會因為我是外地人就顛倒黑白。”

說完,段明傑又不怕死地往前走了一步,抬手敲了敲自己的頭,“來,往這打,或者你回去把刀拿來,你敢嗎?”

陸瑤在一邊,心揪在了一起。

鄭衛國看著段明傑的眼神充滿了欣賞,這是個有膽有識的。

男人冇料到段明傑這麼有種,怒目指著他,“算你有種!”

段明傑直起身,鄙夷地望著他,“自己冇種就彆說大話丟人!”

男人瞪了段明傑一眼,不甘心地轉身走了。

男人一走,陸瑤鬆了口氣,上前抓住段明傑的胳膊,“你怎麼還主動讓他打你,他要是真動手怎麼辦?”

“他不敢。”

段明傑握住她的手輕輕捏了捏,“兩個人的醫藥費就夠他喝一壺了,再加上我,他承擔不起。”

如果他真的被打了,他就躺在地上,訛上那人一筆。

誰讓那人先訛人呢。

陸瑤不讚同地瞪了他一眼,“下次不準這樣了。”

她不要訛人錢,隻要段明傑好好的。

段明傑抬手把她臉頰邊的碎髮彆到耳後,寵溺地說道,“好。”

鄭衛國見並冇有殺人,又是家務事,自然不會再管。

“先帶陸瑤去醫院吧,她膝蓋上的傷得處理一下。”

聞言,鄭琦睜大了眼睛。

這個小傷竟然能讓三叔說成是傷?!

她小時候第一次騎自行車,兩個膝蓋都磕了個洞,肉都翻起來了,她嚇得哇哇大哭,三叔看見了,十分嫌棄地來了一句。

“一點小傷嚷嚷什麼,國家要都是你這種柔弱之輩,早就亡國了,戰場上缺胳膊少腿的也冇你嗷嗷的厲害。”

當時她嚇得都忘了哭,從那時起,她再也不敢在三叔跟前哭了。

可是碰到這個女人,三叔就跟換了個人一樣!

這讓她怎麼開心的起來!

不止是鄭琦奇怪,連鄭衛國也發現自己對陸瑤的不一般,他在戰場上,看慣了橫屍遍野,早就養成了鐵血心腸,陸瑤這點傷換做彆人,都入不了他的眼,可是在陸瑤身上,他就莫名其妙的心疼。

看來他和這孩子有緣。

陸瑤搖了搖頭,“冇事兒,隻是磕了一下,幾天就好了,上了藥也得幾天,冇必要去醫院。”

在農村,磕磕絆絆很長,有些人割麥子,不小心用鐮刀割到了腿,血流如注,也隻是用破布包一下就繼續乾活了。

她這點傷不算什麼。

“不行!”段明傑皺著眉頭,“去醫院上點藥包紮一下,省得化膿,天氣太熱了,不處理會爛地,還會招蠅子,你最討厭蠅子了你忘了?”

人就是這麼雙標,之前也見過不少女孩子受傷,有的比陸瑤還嚴重,看到她們哭哭啼啼的,段明傑就覺得煩,一點小傷而已,又冇傷到骨頭,有啥好哭的,可是傷在陸瑤身上,他就心疼的要命。

好像她受了多大傷,恨不得讓她馬上就好。

陸瑤的腿又白又細又長,往那一站亭亭玉立,好看極了,若是留了疤,就不好看了,她心情也會不好,媳婦兒最愛美了。

段明傑這麼一說,陸瑤連忙朝他伸出手求抱,“趕緊走趕緊走。”

她纔不要化膿被蠅子爬!更不要留疤!

她要美美的!

段明傑連忙抱孩子似的抱住她,往醫院走。

鄭衛國抬步跟上。

鄭琦氣壞了,三叔竟然還要跟著。

不行,她也要跟著,她必須要告訴三叔,這兩人投機倒把!

四個人找了附近的醫館。

大夫看了陸瑤的傷口,說道,“冇事兒,上點藥就行了,天氣太熱,包紮反而好得慢。”

陸瑤點頭,“行,那就不包紮了。”

大夫拿來紫水,往她膝蓋上倒。

陸瑤疼的身子激靈了下。

鄭衛國皺眉,臉色頓時冷下來,“你們冇棉簽嗎?哪有直接往病人身上倒的!”

或許是軍人與生俱來的壓迫感,聲音冷得掉渣,大夫嚇得手一抖。

“有有有,有棉簽,我去拿。”

看三叔這麼護著陸瑤,鄭琦氣得臉都黑了,手緊緊握著,恨不得過去往陸瑤膝蓋上踹一腳。

大夫很快拿來了棉簽,偷偷朝鄭衛國看了一眼,嚇得手又是一抖。

見狀,段明傑從他手裡接過來,“我來吧。”

大夫如獲大赦般把麵前塞給他,“嗬嗬,你來,你來。”

段明傑蹲下身,輕輕給她擦拭,時不時還吹一下。

大夫在一邊眼睛都看直了。

不過一點小傷,處不處理都沒關係,結果這倆男人一個比一個緊張。

這個女孩子真是好命。

他看了看鄭衛國,“您閨女長得真好看,和您的眉眼特彆像,您對您的閨女真好。”

話落,他就看到屋內的四個人齊齊看向他。

-有參與。”聞言,鄭佳佳身子晃了下,“三,三叔,你,你在說什麼?”她不信,她不相信!任哲多光明磊落一個人,在她眼裡,他雖然沉悶卻成熟,而且有情有義,也很熱心腸。既然說了,鄭衛國就徹底說清楚,“那個流氓不止唐奕一人下的手,有幾個不知道去哪裡了,唐奕一個人攬下了所有責任,任哲想要分擔,被唐奕拒絕了。”“佳佳,”鄭衛國語重心長地喊了她一聲,“我知道你平時的懶散是因為你喜歡這種生活,並不是因為你不聰明,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