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兵王之殤

,人家品學兼優,他卻打架鬥毆,還曾經癩蛤蟆想吃天鵝,當眾奇葩地表白過一次,當然結果以慘敗告終。不過話說回來,如若不是袁夢對陳戰造的沉重打擊,也不會讓他下定決心去參軍,從而就他在世界軍事戰場上無與倫比的統治力。經過幾個月修養,陳戰基本好轉,今天來到臨江就是為了查清楚三個月前的太平洋慘案。‘第九區’佈下埋伏重創了戰虎中隊,他們不惜與華夏最銳的特種部隊對著乾,也要搶走商船,證明那艘船關係重大。陳戰查過船...七月初,黃昏。

“死有輕如鴻,也有重如泰山,陳戰的死...比泰山還要重!”

華夏東南軍區特種作戰旅,後山軍魂陵。

三排五列,強壯如鋼鐵鑄般的十五名戰士,一臉沉痛,形筆直如一桿桿沖天矛槍。

他們後站著數百名武裝戰士,手拿沖鋒槍,槍口朝天,一臉冷凝。

軍魂陵前一位穿戎裝的白發老將軍,肩膀輕輕抖著,一顆亮眼的將星閃著芒,堅毅的目直眼前新修的墓。

東南軍區總司令,洪誌。

“首長!隊長不能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我們要報仇!”

後的戰士如雷般吼,歇斯底裡地宣泄著自己的憤怒和不甘。

“報什麼仇!!”

老將軍紅著雙眼,猛然回頭,卻沒人看到他眼角甩掉的一滴淚水。

“軍人保家衛國,戰死沙場,是他的最高榮譽!陳戰拯救了整個軍團,他的死...會被載史冊!”老將軍聲音抖,虎目含淚,卻強忍著不讓它落下。

仇,不是不想報,而是不能報。

他們是軍人,一切行都要服從命令。

戰士們再也控製不住哽咽的聲音,甚至一名戰士直接撲到墓碑之前,嚎啕大哭:“戰哥!你快睜眼看看兄弟們吧,我們都在等著你啊!”

昏暗的環境中,撕心裂肺的吼,讓人無比心痛。

此刻,抑的憤怒全部化為淚水,揮灑在墓碑上那笑容依舊燦爛的照片上麵。

聲嘶力竭的哭喊,引得所有戰士淚如雨下。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時。

這幫鐵骨錚錚的男人,華夏最出的特種兵,從未有過如今天這般的痛徹心扉。

遠山坡,形如一道利劍般筆直的人影默然站立,臉龐上猙獰的棱角時時現,如朗星一般璀璨的雙睛一瞬不瞬,直勾勾盯著墓方向。

隻不過,人影的左臂掛著繃帶,斜斜垮在肩膀上,還打著厚厚的石膏,看起來傷的不輕。

也不知站了多久,人影忽地慘然一笑,默默說道:“看著自己的墓,這種覺...還真是奇怪呢!”

山風冷咧,如泣如訴,似乎在祭奠著太平洋那一戰中死不瞑目的戰士亡魂!

“第九區!總有一天,我必讓你們灰飛煙滅!”

“阿軍、虎頭,你們的,一定不能白流!”

陳戰語氣森寒,右拳握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似在發誓,又似在時刻提醒自己。

神的國際組織‘第九區’,在太平洋公海佈下天羅地網,重創執行任務的戰虎中隊,甚至差點讓陳戰殞命。

直到現在,陳戰都不知道對方的真正目的是什麼,隻知那艘被海盜搶走的貨船是他們的目標。

但,一艘普通貨船本不值第九區這種國際巨擘出手,這裡麵有很大的疑點。

在軍中有諸多限製,陳戰無法自由行。為了報仇,為了查明真相,他索借著在太平洋失蹤假死,放棄了軍人份。

「軍人,之所以被人尊敬!並不是因為軍人這兩個字,而是因為軍人所擔負的責任。」「保家衛國,掃除佞!」陳戰回想著洪誌老將軍的淳淳教誨,眼眶漸漸變紅。

噠噠噠噠!

山下,一陣集的槍聲響起,數百戰士朝天開槍,祭奠著軍中第一戰神,陳戰!

“戰哥!一路走好!!!”

嘹亮而沉重的喊聲直沖破天宇,將雲彩都驚的卷開來,出一抹鮮紅的驚蟄。

.......。

十月,天氣稍涼。

華夏,臨江市,通達集團大廈外。

天漸暗,下午六點多,正是忙碌而又休閑的下班時間,很多著鮮的城市白領急匆匆走出辦公大樓,臉上洋溢著輕鬆而又興的神。

紛的人群中,一道形筆直的人影特立獨行,顯的與周圍環境格格不。

陳戰習慣背一個行軍包,穿一沙漠迷彩服,腳上還踩一雙綠帆布軍旅鞋,就那麼突兀地停在吵嚷的人群之中。

他的一另類打扮,引來路人一道道怪異的眼神,說的直白點,就是造型有些土,跟不上時髦的時代。

不過,陳戰本不在意路人的目,手了唏噓的鬍渣子,隨即摘下墨鏡,抬頭看著高聳雲,足有六十多層的通達大廈,眼神微微一亮:“袁夢公司的大樓可真夠氣派的!”

一想到那個孤冷高傲,品學兼優,被稱為校史上最有智慧的校花同學袁夢,陳戰的心裡便浮起一苦笑。

人家是校花,他卻是笑話。

上學時,人家品學兼優,他卻打架鬥毆,還曾經癩蛤蟆想吃天鵝,當眾奇葩地表白過一次,當然結果以慘敗告終。

不過話說回來,如若不是袁夢對陳戰造的沉重打擊,也不會讓他下定決心去參軍,從而就他在世界軍事戰場上無與倫比的統治力。

經過幾個月修養,陳戰基本好轉,今天來到臨江就是為了查清楚三個月前的太平洋慘案。

‘第九區’佈下埋伏重創了戰虎中隊,他們不惜與華夏最銳的特種部隊對著乾,也要搶走商船,證明那艘船關係重大。

陳戰查過船舶有關的況,並沒有眉目,據報顯示,太平洋被劫貨船裡的某些貨,似乎和他的老同學袁夢所在公司有些關係。

一來為了查清楚原因,為兄弟們報仇;二來潛意識中不想袁夢陷危險,於是陳戰隻一人回到臨江,準備先行潛通達集團暗中調查。

通過一些關係,陳戰得到一個機會,通達集團保安主管的位置正好空了出來,和他專業對口。

不過,聽說通達集團的保安部極難進,要求很嚴格,也很專業,陳戰不敢大意。

收整心,正當陳戰準備邁開步子進大廈時,馬路上忽然傳來子驚慌的喊。

“啊!”

吱!

車輛剎車急響,幾道淩的腳步聲響起。

“你們乾什麼?”子急呼。

“乾什麼?上車,我們老闆想見你!”一個魯的男人沉聲道。

陳戰一,立即扭頭看去。

隻見一名綁著馬尾辮,穿著短的子正在車前拚命掙紮,卻被兩名戴著墨鏡的強壯男人強行拖上一輛越野車。

子側極,出的脖頸潔白潤,雖然形象隻是一閃,亦能看到玲瓏的材和吹彈即破的白皙。

啪嗒!

一隻高跟鞋掉在車外。

砰!

車門被狠狠關上,車輛一個急沖,引擎聲如龍似虎,呼嘯而去,惹的行人紛紛避讓。

看到這一幕,經過的路人全都吃了一驚,紛紛朝旁邊躲開,生怕被那幾個大漢注意到自己。

嘩啦一聲。

突然散開的人群,讓陳戰的影更顯突兀,一淩厲的氣勢從他上一閃而沒。

“袁夢?”陳戰終於看清人影,心頭一驚。專業對口。不過,聽說通達集團的保安部極難進,要求很嚴格,也很專業,陳戰不敢大意。收整心,正當陳戰準備邁開步子進大廈時,馬路上忽然傳來子驚慌的喊。“啊!”吱!車輛剎車急響,幾道淩的腳步聲響起。“你們乾什麼?”子急呼。“乾什麼?上車,我們老闆想見你!”一個魯的男人沉聲道。陳戰一,立即扭頭看去。隻見一名綁著馬尾辮,穿著短的子正在車前拚命掙紮,卻被兩名戴著墨鏡的強壯男人強行拖上一輛越野車。子側極,出的脖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