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保衛校花的純潔

腰就往另一條小巷子拖。那裡有家旅社,小混子早就開好了房。李詩舞雙腳並用,使勁掙紮著,剛想喊,突然被另外一個混子捂上。“真,這小要是給一下,能爽死。”小混子說。“快點弄進去吧,哥們不了。”另一個小混子說。手上的,還有校花上特有的香,幾個喝了點小酒的混子要是還能得了,那就奇了怪了。快要到小巷子拐角的時候,突然衝出來個一個年,年材消瘦,穿著運服,喇叭,一副小混混的打扮。“嗚嗚……”見到年衝了過來,李詩舞...江宿市高階中學南側的一個小巷子裡麵,幾個小混子攔下了一中的校花李詩舞。

幾個小混子在這裡蹲點一個多星期了,他們是據李詩舞班裡的一個眼鏡男得到的訊息。

對於這些小混子來說,玩過前麵滿的小太妹,玩過魅的各種小姐,但惟獨沒有玩過校花……

李詩舞一米七的個頭,材高挑,修長,那對未經開發過得山峰,一年前在宿舍就是最傲,雖然穿著校服,但仍舊無法遮擋的妙軀。

當然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的是這個校花雖然飽滿,但看起來清純無比,一副滴滴的樣子,幾個小混子看了一眼就起了反應。

“你們再不讓開,我就……我就打電話報警了。”秀眉一翹,李詩舞臉紅,很是害怕的退後了幾步。

“打……”小混子一張,很是囂張的說了一個字。

另外一個小混子掃視了一眼,接著道,“公安局局長就是他舅舅,你打了電話,把我們抓進去又能怎麼樣?告我劫?還是告我強,未遂……啊?”

李詩舞哪裡聽過這些詞彙?當即臉更紅了,邁開步子想繞著走開,幾個小混子手一,又圍了上來。

“妹子,陪我們一晚上吧?反正你將來也要獻給男人。”

“是啊,妹子,哥幾個可是盯了你好久了。”

“妹子,老子天天晚上滿腦子都是你的影,哥一想到你,就想那個……”

幾個小混子滿眼銀,看著眼前的校花咧開****的說道。

“你們……你們……”李詩舞本想罵對方無恥,可是話到邊生生的給嚥了回去,畢竟長這麼大還沒有罵過人呢。

“我們……我們怎麼了?太無恥,太下流是吧?”小混子話鋒一轉接著又道,“我們無恥,我們下流,那還不是因爲你這個小人嗎?”

和這些流氓哪裡有道理可言?無計可施的李詩舞四周掃視了一眼,發現無人經過,子抖的同時邁步子想要繞過混子離開。

小混子眼疾手快,一把將其扯過,摟著李詩舞的腰就往另一條小巷子拖。

那裡有家旅社,小混子早就開好了房。

李詩舞雙腳並用,使勁掙紮著,剛想喊,突然被另外一個混子捂上。

“真,這小要是給一下,能爽死。”小混子說。

“快點弄進去吧,哥們不了。”另一個小混子說。

手上的,還有校花上特有的香,幾個喝了點小酒的混子要是還能得了,那就奇了怪了。

快要到小巷子拐角的時候,突然衝出來個一個年,年材消瘦,穿著運服,喇叭,一副小混混的打扮。

“嗚嗚……”見到年衝了過來,李詩舞大聲嚷著,雙也是不斷地掙紮,希可以讓年看到。

“滾開,跑你媽的,眼瞎了嗎?撞到老子,弄死你……”一個小混子衝著年罵道。

嘎……年停下了腳步,他心裡有點不爽,這個小混子竟然罵他眼瞎了?這什麼話?

他馬小跳不僅眼不瞎,在眼上麵還有一道明的白,若是仔細看,好傢夥竟然帶著形眼鏡。

如果你認爲這是形眼鏡,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因爲他這個比形眼鏡厲害一百倍,這眼鏡不但可以形,還可以視…更能拍照,過目不忘,預知未來等等…

厲害,能得到這樣的眼鏡,馬小跳做夢都沒有想到。

然而事發生的就是這麼詭異,若是如實說來,很多人都還不信。

因爲這個眼鏡是早上馬小跳在樓下花園邊撿的。

“丟十塊錢也好,這個破眼鏡有個用。”當時馬小跳這麼說。

“黑的,除了扮演黑社會,哎,還能幹嗎?”著手中的黑眼鏡,馬小跳再次無奈的嘆道。

“罷了,反正是撿的,比沒有強。”想到這裡,馬小跳回到家將眼鏡戴上。

帶上的一瞬間,渾抖了一下,似乎大腦都有種被電到的覺。這如何可能?

馬小跳狠狠地掐了自己好幾下,才發現自己不是在做夢,可爲何眼睛越來越模糊,似乎上麵還有著什麼東西?

奇無比。

馬小跳趕手著發的眼睛,將眼鏡拿了下來,看著手中的眼鏡,馬小跳微微有些愣神,將其快速的帶上,他的瞬間長了O型。

在廚房做早飯的小姨王淡歌沒發現,後的馬小跳竟然嘿嘿的笑了起來。

這個眼鏡,怪不得被人丟在了路邊,原來可以視。

視好嘛?

馬小跳覺得不好,這要是被警察逮到了那後果可想而知。

爲此狠狠地把那個丟眼鏡的人狠狠地罵了一頓,“媽了個子,竟然把形眼鏡丟在路邊,還讓我撿到?這要是被人發現,不是想要害死老子嗎?”

一想到這裡,馬小跳就想把眼鏡給扔了,可是看著小姨王淡歌那滿的翹,還有那未從被人過的後背,他有種做夢的覺。

雙手,馬小跳就這麼盯著王淡歌看,當王淡歌將早飯做好的時候,跟通常一樣轉過將早飯遞給他。

背對著能看到後背,部,正麵那不自然就看到的地方了嗎?

白皙的,沒有一贅的小腹,一下子就讓馬小跳的大腦有點充。

加上那的黑戶一片,馬小跳趕低下了頭,將那早已頂著子的玩意用手搬到了一點。

有了形眼鏡,猥瑣小姨,那是一種犯罪的行爲,所以馬小跳三下五除二吃了早飯,就出了門。

“去學校,那裡的妹子多不說,還清純,說不定還能有幾個白,虎呢。”馬小跳這麼想。

心急火燎的出了家門,豈料剛出家門就上了一羣小混混,還罵自己眼瞎了?

馬小跳這個人從小就有個習慣,君子手不口,所以小混混的這句話算是徹底把他惹怒了。

形眼鏡看人可以,但是看男人不行,馬小跳剛將目移到了李詩舞的上,眼前的依舊是純潔的校花,校服將服完全的格擋了,馬小跳也不奇怪,他知道形眼鏡的視時間到了。,將眼鏡拿了下來,看著手中的眼鏡,馬小跳微微有些愣神,將其快速的帶上,他的瞬間長了O型。在廚房做早飯的小姨王淡歌沒發現,後的馬小跳竟然嘿嘿的笑了起來。這個眼鏡,怪不得被人丟在了路邊,原來可以視。視好嘛?馬小跳覺得不好,這要是被警察逮到了那後果可想而知。爲此狠狠地把那個丟眼鏡的人狠狠地罵了一頓,“媽了個子,竟然把形眼鏡丟在路邊,還讓我撿到?這要是被人發現,不是想要害死老子嗎?”一想到這裡,馬小跳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