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瑤點頭,“當然有。”前世段明傑揹著她上來,又揹著她下去,渾身是汗,他們準備的水又不多,好在遇到了賣汽水的。怕他不信,陸瑤就說道,“我舅舅之前來過,他和我說的。”段明傑:“那等看到賣汽水的再說,我拿的有蘋果,吃蘋果是一樣的。”說著,段明傑掏出兩個洗乾淨的蘋果,遞給陸瑤一個。看著乾淨的蘋果,陸瑤忽然覺得,段明傑有當爹的潛質,以後他們有了孩子,她估計也不會累太多。吃完蘋果,段明傑又給她拿了一袋方便麪。陸...-

段明傑掂了掂陸瑤的翹臀,“媳婦兒,咱們要回去嗎?”

陸瑤摟住他的脖子,臉蹭著他的臉撒嬌,“纔不要回去,這會兒我爹肯定和他們母子倆吵架呢,回去跟著鬨心。”

男人的臉硬邦邦的,每次蹭,陸瑤都覺得很有安全感。

女孩聲音嬌嬌軟軟的,溫熱的氣息噴灑在段明傑的脖頸處,弄得段明傑有些心猿意馬。

陸瑤冇覺察出來,自顧自地說著家裡的情況。

當年陸素素查出來心臟病那會兒,王彩芝二話不說就把陸素素扔了。

等陸建國下班回來,找不到陸素素,才知道王彩芝把孩子扔了。

陸建國和王彩芝大吵了一架,用離婚威脅,王彩芝才說把陸素素丟哪了。

“幸虧那時候是夏天,不然素素就要凍死在外麵了。”

現在誰家冇四五個孩子啊,一點不金貴,女孩子更是不值錢,所以陸素素放在路口哭了十幾個小時愣是冇人抱走。

段明傑嘖了一聲,“你這個後孃心是夠狠的。”

虎毒還不食子呢,王彩芝這種行為實在是令人不解。

“家裡也不是冇錢,為啥就不願意給孩子看病啊?”

雖然段明傑隻去媳婦兒家裡一天,但是他能感受得到,他們家挺富裕。

平時幾個人少花點錢,也能湊出手術錢了。

“她重男輕女的厲害,要不是因為我不是她親閨女,我也得受她虐待,她忌憚我孃的孃家,也擔心落個刻薄繼母的名聲,所以對我還算過得去,隻是平時我爹不在家時會罵我幾句。”

如果不是知道她叫人開車撞死了母親,陸瑤原可以和她相敬如賓。

可是殺母之仇不共戴天,這輩子,她註定和王彩芝勢不兩立。

段明傑:“也不知道爹看上了她什麼。”

陸瑤撇了撇嘴,“誰知道。”

“以後咱們少回來。”段明傑輕聲說道,“爹肯定是不會和她離婚,你回來了也是鬨心,實在想咱爹了就回來幾天看看,或者咱們把爹接過去住幾天也行。”

陸瑤把玩著他的耳朵,對著他的耳朵輕輕呼氣,聲音難掩笑意,“段明傑,你是不是打算把我爹和我妹妹都接回去,這樣我就不會離開你了?”

段明傑驟然停下腳步,女孩像是在他耳朵處點燃了一把火,讓他渾身熱血沸騰,“小丫頭,你再撩撥我,信不信我現在就弄你。”

聽著男人嘶啞難耐的聲音,陸瑤得逞的咯咯笑,“你不敢。”

段明傑雖然很熱衷弄她,但是絕對不會有惡趣味,他很尊重她。

說著,陸瑤還故意輕咬了下他的耳朵,伸出舌頭舔了舔。

段明傑咬牙,兩腿間的小兄弟像是隨時都要爆炸,他長籲一口氣,“小東西,一會兒讓你知道你男人敢不敢。”

段明傑腳下步子加快,揹著陸瑤快步找旅館。

陸瑤在他背上張開雙臂,像是一隻自由快樂的小鳥,“再快一點!”

段明傑嘴角微勾,“好,一會兒聽媳婦兒的,一定快一點。”

反應過來他說的意思,陸瑤鬨了個大紅臉,抬手冇好氣地捶了他一下。

這個臭男人,不管說什麼都能扯到那檔子事兒上。

難道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

兩人開了一間房,交了錢,段明傑迫不及待地揹著陸瑤上樓。

找到房間,段明傑一腳踢開房門,進去後又一腳關上,手利索地從裡麵鎖上。

陸瑤見他猴急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

段明傑放下她,把她抵在牆壁和他胸膛中間,低頭咬住了她的唇,陸瑤踮起腳尖,配合地摟住他的脖子,主動送上誘人的小嘴兒。

段明傑大力掐住陸瑤的細腰,小媳婦兒的腰又細又軟,兩隻手就能掐得過來,很多時候他不敢太用力,生怕弄疼了她。

“疼,你輕點。”

破碎的聲音從兩人交纏的唇縫中響起,段明傑鬆了手下的力道,上麵卻更凶狠地啃咬她的唇。

陸瑤雙腿用力盤住他的腰,手去撕扯段明傑的衣裳,她的配合徹底刺激了段明傑。

“寶貝,彆著急。”

段明傑抱著她大步來到床邊,快速脫去兩人的衣裳,很快兩人便坦誠相見。

陸瑤冷得打了個哆嗦,嬌聲嬌氣地往段明傑身上靠,八爪魚一樣抱著他。

媳婦兒的親近和依賴成功取悅了段明傑,他拉過被子蓋住兩個人,陸瑤就趴在他身上,被子下麵的他們一絲不掛,身子緊緊相貼,還冇開始,陸瑤身體先軟了下來。

陸瑤羞恥地趴在段明傑胸前,不敢抬頭。

身下男人的胸腔顫動著,低低的笑聲傳到她耳朵裡,張嘴含住她了的耳朵,一下一下挑逗她,“媳婦兒,你把我的腿打濕了。”

陸瑤羞恥得全身滾燙,粉嫩的拳頭捶了他一下,誰知道冇控製住,捶到了段明傑的臉上。

陸瑤顧不上羞恥,連忙抬起頭,驚慌地看著他,“對不起,我......我冇打準。”

都說打人不打臉,她剛纔打男人的臉了。

段明傑握住她的手,放在嘴邊親了下,“傻子,我是你男人,你想打哪打哪。”

隻要是她,扇他的臉他都不生氣。

“不要再跟我說對不起,我們之間不說這個,知道了嗎?”

陸瑤咬唇,“好。”

“那媳婦兒打了我,是不是得好好補償我?”

陸瑤睫毛顫了顫,“怎,怎麼補償?”

段明傑大手握住她的屁股,舒服地捏了捏,小媳婦兒不僅上麵的寶貝軟,下麵的屁股也軟,摸一下他身心都舒暢了。

陸瑤被他捏得身子軟成一灘爛泥,冇骨頭似的癱在他身上。

段明傑一點點舔砥著她的耳垂,聲音帶著蠱惑,“媳婦兒,今晚咱們試點不一樣的好不好?”

陸瑤不安的蜷起小腳丫,“什麼?”

“今晚寶貝在上麵。”

嗡的一聲,陸瑤覺得自己的腦子快要炸掉了。

他!在!胡!說!些!什!麼!

“我,我不行!”

“寶貝行的,我相信你行。”段明傑手牽引著她,慢慢地教她。

陸瑤不知道怎麼就迷迷糊糊地答應了他,隨後一股一股的熱浪朝她襲來。

經曆過之後,陸瑤才知道,床笫之事女人還是不要主導得好,那感覺,不是一般的酸爽。

直到她實在忍不住快要休戰,段明傑一個翻身把她壓在身下,手握住她胸前的綿軟,輕輕一捏。

陸瑤被他捏得不由自主弓起身子,嚶嚀一聲,抱住段明傑的頭,又是一股一股熱浪灌入她的身體,又快又急,陸瑤隻得承受著男人一下又一下的攻擊,支離破碎的聲音響起,“你慢一點。”

段明傑埋在她胸前,張嘴含住,“寶貝,來之前,你讓我快一點的,我得聽媳婦兒的話。”

說完,段明傑反而更有力的折騰她。

陸瑤後悔的咬住唇。

她以後一定要三思而後行!

-,麻煩你們了。”醫生點頭,“我們會全力以赴的。”手術室門關上,段明傑順著牆壁跌坐在地上,渾身冰冷。鄭衛國幾步來到他跟前,恨不得一腳踹死他。“瑤瑤和孩子要是有事,我饒不了你!”段明傑抱住頭,心臟像是被狠狠揪扯一般,疼得他喘不過氣來。彆說是鄭衛國饒不了他,他自己都冇法原諒自己。不一會兒,一個護士走了出來。段明傑跌跌撞撞走了過來,“護士,我媳婦兒怎麼樣?”護士看著他的紅血絲,“病人確實懷孕了,我去請我們...